第一百四十章 过往(1 / 2)

巴山剑场 无罪 1194 字 24天前

“他先去重山剑院见了赫连重莲。然后去灵仰剑院见了霍桐,接着又去心间宗找了陈流云。”

长陵寒冬里的皇帝寝宫之中温暖如春,但那些红彤彤的炭火却始终无法驱散笼罩在这寝宫之中的死亡阴霾和腐败气息。

寒冷更容易让体弱的人患病,对于病重的人而言,更是雪上加霜,但这种炭火带来的温暖的同时,却也更容易蒸干这殿内的水汽。

即便宫人时刻更换着药汤,让药气伴随着白色的水汽不断蒸腾在这殿内,但病榻上的老皇帝还是比以往更加容易咳嗽。

他的肺腑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结冰了一般,但他不断的咳嗽,却不能咳出冰渣,只能咳出一些黑色的淤血。

然而听着宫人不断回报的宫外传递而来的消息,老皇帝的脸上却是出现了一些久违的和煦神色,就像是来年的春光提前落在了他的身上,刻入了他的皱纹里。

他的病榻前方不远处赐了座,坐着的是一名和他差不多年纪的老人。

这名老人叫做徐森,他曾是这座皇宫里的伴读,在老皇帝还是太子时,他是老皇帝的同窗,后来很多年后,他成了这座城里的重臣,又过了很多年,他和皇帝有很多意见不合,便告老还乡,之前,他已经十余年没有回到长陵。

此次他被请回长陵,再次回到皇帝的面前,他看着病榻上的皇帝,心中生出千般滋味,只是修心闲散了十余年,他随遇而安,皇帝算是告别么?抑或是想要交待什么?他也只是安静的坐着,侯着,不去猜测皇帝的心意。

“王惊梦去重山剑院见赫连重莲,是因为赫连重莲是边民,在长陵先前很多人看来,她都甚至不算是大秦的子民,她在长陵将来恐怕很受排挤。但王惊梦和她比剑,所表达的态度,便是既然长陵是海纳百川的大城,别说是来自边地的剑师,即便是别朝的修士定居长陵,只要有心归附,那亦然是秦人。如此态度,虽然未必能被全盘接受,但至少仅此一战,长陵对于那些边民的态度就会截然不同,而那些边地的民众,对长陵的态度也自然有些改观

。边民虽然弱小,但依旧是大秦边境上最重要的一环。这些人的心之所向,甚至能够决定将来一些边郡的归属。”

“他去找灵仰剑院的霍桐,是要让人觉得,无论是关中的富贵门阀,还是别处的寒门子弟,无论是在修行之途,还是在今后的军功赏罚之中,都要秉承公平二字。这其实便是变法的根本。”

“他去找陈流云,是想帮陈流云破境。他是要让人看到陈流云这样能够在逆境中破茧而生的修行者,足够值得所有人的尊敬,他想要让长陵所有的年轻修行者明白,一时的胜负不算什么,关键在于,有没有跌倒后爬起的勇气。他想要让秦人拥有跌倒后,可以再次站起的勇气。而所有人,应该为这种勇气而骄傲,并非一时的胜负。”

病榻上的皇帝不断轻声咳嗽着,只是他的精神和心情却似乎要比之前数年任何时候都要好,他听着传递而来的讯息,眼中也有些异样的光彩,似乎这些事情都甚至让他想起了年轻时候,似乎他也年轻了起来,正在外面亲眼见证着这些画面。

“王惊梦是天生的剑首,他拥有无与伦比的修行天赋,他原本就有那种孤峰上看风景的气质,足够令人敬仰,但巴山剑场这些人之中,林煮酒这样的人物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环,王惊梦属于天上,他属于人间,他会明白人间的喜乐,他会让王惊梦的剑融于市井,拥有长陵的烟火气。”

徐森静静的坐着,静静的听着。

他不去揣测皇帝的心意,但眼中却也已经有了难言的感伤。

他开始明白。

随着故人的更多逝去,原本就没有多少朋友的皇帝已经更少有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