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外篇:梦神故事(1 / 2)

流氓高手II 无罪 10208 字 1个月前

老无书友一群滴强悍书友创作,连载中~~

第一章.天涯是黄瓜

在星际世界里,有这么一个人,他风度翩翩,风liu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几乎任何美好的词都可以形容这个男人,他,就是梦神俱乐部的老板,天漄。但是,无论认识或不认识天漄的人,每当梦神比赛的时候,粉丝们喊得最多的口号,不是貌若天仙的领队悦儿,不是一脸正派但是内心却很阴险的队长海星,也不是婀娜身姿让人为之神魂颠倒的小萝莉宝宝,还不是猥琐至极的希望,更不是让女人嫉妒得发狂的人妖shinhwa,而是,梦神的老板天漄。然而粉丝们却不叫他帅哥或者是什么赞赏的话,因为,他们把梦神俱乐部的老板天漄叫——黄瓜。

原因是……

天涯是中大工商系的大一新生,大家都知道,刚上大学,一切都是新鲜的,一切都是美好的,逃离了高三时那整天背东背西的日子,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精彩起来了。

现在不是以前了,科技是发达的,信息的传播也不像古时候那样传个信息都要快马加鞭,弄得和一个美女ooxx的时候她刚好来了那个一样让人不上不下的,只要一个手机短信,就算av女皇武藤兰重出江湖的事分分钟也就知道了,更别说还有电脑这个可以让男人做某些或者看某些热血沸腾的事了。

天涯知道,只要熬过了高三,以后的生活就可以变得多姿多彩了,不用再看老头子的脸色了,也逃离了他的魔掌了,以后的天下就是他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天涯在宿舍门前放肆的狂笑着。

突然,一块被某个牲口快啃光的西瓜皮从楼下以完美的垂直重力的姿势落了下来,以重力加速度的力量,砸到了天涯的头上,同时,还传来了那个牲口的声音:“你娃是不是得了精神病还是昨天把芙蓉姐姐上了,笑得那么浪,再给老子笑我把你切了数年轮。”

天涯顿时差点嗝屁,没想到中大的人都那么高,有好几层楼那么高。怪不得这些年来,中大老是出了很多牲口级的牛逼人物,最多的还是在星际里。收拾好东西,进了安排好的宿舍。刚好,里面已经有一个新人来了,更让天涯目瞪口呆的是,这个最新进来的同学已经把电脑安装好了,而且,他居然在——*。猥琐,非常之猥琐。

“好啊同学。”天涯同志首先打了招呼。

“好啊!”这位貌似很叼的同学头也不回的答了一句。但是接下来的话却让天涯差点暴走。“刚才我正聊得很开心,突然下面就有一个煞笔在发浪,刚好我把西瓜吃完,就顺便丢了下去,估计是把那人给砸到了,不然现在也不会那么安静。”

天涯顿时暴怒,战斗指数瞬间达到两三万,但是他的语气还是很平静:“也就算说,刚才的西瓜皮是你丢的了,刚才那些话也是你说的了?”

这位同学转头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因为他看到了快要暴走的天涯,还有,刚刚被西瓜皮砸到的衣服,上面还残留着西瓜那鲜艳的液体,更绝的是,这个人的两眼中间,还有一颗西瓜种子,看起来有点像二郎神。但是他知道二郎神是一个很牛x的人物,可以跟孙悟空一拼的都是很强大的,所以现在这个人也很强大,就是不知道黄不黄?据说有一句话叫很黄很暴力的说。

天涯快疯了,很明显刚才的事就是这个人做的,可是人证物证都在了,他居然还不承认,他,他,他居然在我天涯面前无视我。叔叔可忍,嫂嫂不能忍,**gbd,今天要是不给他点教训是不行了,我得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同学顿时清醒了,因为他觉察到了危险。再仔细一看,面前这个人双眼通红,显然已经是生气极了,再联想到他刚才问的话,才知道刚才的西瓜皮是丢到了他的身上,他就是刚才自己骂的那个人,额,看来还是自己的舍友。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把他的努力平息了再说。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他就对天涯道:“哈哈,刚才对不起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正所谓不砸不相识,我想我们一定很有缘,所以我的西瓜皮也正好砸到了牛逼的头上。我想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既然我们那么有缘,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就在华天……”

天涯想这是哪跟哪啊,这货也太能扯了吧,砸个西瓜皮都能被他说成有缘,哪估计砸个板砖都能被他扯到是外星人上面了。本来天涯都准备要真人pk了,可是一听到他说要请吃饭,还是传说中的五星级饭店华天,顿时火就消了,刚想答应的时候,就听到——

“华天不远的小吃一条街的传说中的一盘菜能吃八碗米饭记录的小铺。对了,认识一下,我叫沉沦。”沉沦很是道歉的说。

“我,我顶你个肺啊!人怎么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啊!”天涯两眼一黑,差点气晕了过去。

沉沦嘿嘿一笑:“人不无耻枉少年!同学你可不要晕了,不然我就得给你做人工呼吸了。”

听到这话,天涯直接噗通一声倒地不起。

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不过天涯最终还是没有生气,毕竟大家还要在一起过四年呢,低头不见抬头见,别闹得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而沉沦也最终请天涯吃了晚饭,不过却是在二食堂,传说中吃个小菜都能吃出小强来的二食堂。幸运的是,他们没有吃到。

等到晚上的时候,宿舍的人都来齐了,有趣的是,一个姓朱,一个姓杨。很快,大家都认识了,既然晚上没有什么节目,当然,就剩下聊天这一话题了。聊天也分很多种聊法,例如网络中就有很猥琐的*。在宿舍里,男生聊得最多的是什么,我想只要是个男的都会知道了。

四个男的就很牛叉的说着自己碰上的艳遇啊什么的,沉沦这家伙就非常装逼的说:“你们说的那些算什么,就知道嘴上说说,一点实际动作都没有,象我,就曾经和一老外发生了强烈的性关系。”

天涯就道:“是吗是吗,说来听听!我长那么大还是cn呢!”

沉沦就说了:“有一次,我和我朋友去商场买东西,你们都知道的啦,商场那些地方人是很多的,一不小心就会发生点小摩擦,刚好,我就那么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外国妞,很年轻浪漫风骚的那种。那女的就火了,说了一句*you,我高兴了,也说了一句metoo,就这样咯!怎么样,很黄很暴力吧?”

“靠,我x,你个煞笔!”天涯说。

聊着聊着,就没什么话题了,女人也说了,艳遇也说了,嗯,大概是没什么话题了吧。大伙都不说话,就这么沉闷着,准备睡觉。

正当大家准备洗洗睡了的时候,天涯说话了,“你们有人会打飞机吗?”天涯的意思是,你们都会玩星际吗,没想到大家都理解错了。

“一般来说,如果一个男的都不会打飞机的话,全世界都会鄙视这个男的了,所以呢,只要是个男的都会打飞机啦,我拜托你不要问那么白痴的问题。”沉沦鄙视的说。

天涯以为他们都会玩星际,所以就继续问了:“那么沉沦你技术怎么样呢?多久打一次啊?”

沉沦思索着,“嗯,这个问题呢,你问得很有深度,就我来说,都是左右互博啦,有的时候用左手,有的时候就用右手,要么来说就看***打飞机,大概么,就一星期来一次,感觉很不错的说。其实也没有技术不技术的问题,打飞机也就这样了。”

天涯哈哈一笑:“我靠,我是在问你会不会玩星际,老子懒得去管你什么时候*呢,你丫扯到什么地方去了。额,原来沉沦你一星期*一次啊,理解理解。真的男人,不解释。”

沉沦顿时火冒三丈:“你娃纯粹是在误导,我,我,我跟你拼了!”

劈里啪啦,咚咙锵锵,天涯和沉沦顿时开打,只见沉沦用出了传说的一招抓奶龙抓手,把天涯弄得欲仙欲死的;天涯也不落下,使出了绝招猴子偷桃,沉沦立马感觉自己快到变成了新世纪的tj了。

闹完之后,天涯和沉沦就呼呼大喘气的躺在床上。这时,那个叫猪的同学说话了,“你们觉得女人要是想那个了,而又没有男人在身旁,她们会怎么样呢?

“用手。”姓杨的说。

“用茄子,又滑又好用。”沉沦说。

天涯想了一下,就说:“我靠,原来你也是一个猥琐的人。但是你的这个问题呢,问得很有深度,据我多年的观察试验总结,用黄瓜最好,为什么说用黄瓜呢,因为当你用完之后,感觉肚子饿了的话就可以把黄瓜洗洗吃了,再来就是你不想吃的时候还可以把挂切成片做面膜,怎么样,是不是很有道理?”

高,很高,tmd有上海金茂大厦那么高,**gbd原来天涯也是一个高人。一伙人心里都这么想。

天涯继续道:“顺便再从新认识一下,我叫天涯,爱好打飞机,id就是黄瓜!

第二章黄瓜人妖泪水不得不说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医院里,很多人在看着那红色的手术室,默默的在等待着,等待着新生命的出生,父亲焦急的在走廊里逛来逛去,很是担心。突然,那红色的字体变黑了,也就是说,手术结束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了?我的孩子怎么样了?”那个快当父亲的人用着焦急的声音问着医生。

医生看了看他,“恭喜你,两个人都平安,你当父亲了,是个带把的!”

“哈哈,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我当父亲了!医生,谢谢你!”男人高兴的说着,但是他却没有看到医生那有点难以言语的神情。

孩子一天天长大,父亲就看着这么一个小生命慢慢成长,但是,孩子越大,他就越觉得不对劲。孩子是男的没错,但是,这孩子从小就喜欢女生的东西,怎么说呢,有一件事可以说明。那是在孩子十三岁的时候:

“爸爸,我今年十三岁了,可以带胸罩了吧?隔壁的妞妞都带了呢。”

“不行。”

“那我可以用卫生棉了吧?”

“不行。”

“那我可以穿着裙子了吧”

“不行。”

“爸爸为什么你老是说不行?”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因为你是个男的。”

……

……

……

我叫shinhwa,今年二十岁,现在在中大上学,文艺系的学生。我有着令无数女人羡慕的皮肤,我的皮肤很白,有一种白里透红的肌肤,仿佛一捏就能捏出水来。从小我就长得很漂亮,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总是有很多认识不认识的男人跑过来和我搭讪,我不知道我长得怎么样,我想应该能令人喜欢吧。我非常喜欢跳舞,我的舞技很好,是文艺系的高材生。而且我有一手令人羡慕的绝技,那就是,我模仿的女声非常象,仿佛我本来就是个女的似的。

“啪!”

shinhwa的头上被拍了一下,shinhwa转过头来看了一下,是一个男的,是今天元旦晚会上和自己合演“霸王别姬”的另一个主角,他就是霸王项羽,我是虞姬。

“你在想什么呢,快到我们表演了,你准备好了没有?”霸王说。

“额,我知道了!”shinhwa说。

……

……

……

今天有元旦晚会,从小到大都看厌了,无非是什么歌唱啊,跳舞啊什么的,都没有什么新意,我还是去网吧玩星际算了。天漄想了想之后就去了大前门网吧。

不知不觉已经是九点了,天漄才从网吧走出来。

长沙的夜色也是很美的,街上的灯光不断闪烁着迷离的光彩,灯光下的背影一个又一个的来来回回,也不知道这些人总将走去哪里,去往何处。生命,是不是终究是一个老天爷开的玩笑而已?校园里却不是这样,在大舞台那里,可谓是人山人海,人们不断在叫喊着,发泄着他们的情绪。

天漄看着他们,摇了摇头,叹了一声气就准备回宿舍了,正当天漄准备迈开脚步走的时候,他往舞台看了一下,就这么回头一目,天漄就愣住了,准备迈开的脚步也停住了,仿佛被人点了穴一般一动也不动。

到底,天漄看到了什么?

舞台上现在演的是“霸王别姬”,只见霸王和虞姬在对唱着,虞姬的声音就像魔音一样吸引了很多人的尖叫。那优美的舞姿,飘逸的神采,仿如来自天籁的声音,把天漄定住了。还有,那娇滴滴的嘴唇,细腻的肌肤,黄金分割的身材,更绝的是她的眼睛,那眼睛,仿佛能把一切都说出来。这一切的一切,都吸引住了天漄。

天漄懵了,真的懵了,不单是懵了,天漄还有一种冲动,一种把这个女人搂在怀里的冲动。天漄动心了,从小到大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动心了,台上虞姬的一举一动,都能把天漄那心里最原始的yu望勾引出来。天漄突然明白了,这个女孩,就是他一直等待的女孩,他要得到她,然后爱护着她,保护着她,怜惜着她。

就这样,天漄不要命似的冲了上去。

正当节目结束的时候,表演的两个人做结束动作的时候,突然,一个长得很帅的男孩跑了上来,他一上来就抱住的虞姬的双腿,单腿跪了下去,说了他表白的话:“姑娘,请你嫁给我吧!我爱你,从一看到你的那个时候我就爱上了你,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是这样,我只知道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就非常感谢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遇见你,并且在那一瞬间就爱上了你。我这不是鲁莽,这是我的心里话,我想你的到来就是上天对我眷恋,让我在这个万人共聚的地方向你表白,所以,请嫁给我吧,我是真的爱你。我的名字,叫天漄。而你,就是上天赐予我的精灵!”

台下台上的人都惊呆了,他们不是没见过这样的情况,而是……正当大家和台上的主角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又跑上来一个男生,也是有点小帅的那种,他也和第一个男生那样,对虞姬表白了。

那个跑上来的男生拉着虞姬的手说:“小姐,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泪水,今年二十一岁,身高八尺,腰围也八尺,额,不是,我说错了。没有女朋友,家里还算有点钱,父母希望我快点结婚,他们好早点抱孙子。我从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爱上了你,你的一切,都深深吸引了我,就像磁石遇上铁一样。你知道吗,为了你,我可以放弃一切,为了兄弟,我可以插别人两刀,但是为了你,我可以插兄弟两刀。所以,请嫁给我吧,看在我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答应我吧。”

天漄本来以为他这么说这个女孩就一定会答应他的,没想到却跑出来个程咬金,**gbd,跟我抢女人,活腻了。“喂,小子,这个女孩已经是我的人了,你从哪里来就往哪里去吧,别在这里瞎掺和了。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滚!”

泪水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正所谓威武不能屈,为了老婆,一定要反抗到底。“这个女孩什么时候答应你了,别以为你长得帅就了不起,你再怎么帅也没我帅,再说了,知道什么叫公平竞争不,我说了,为了老婆我可以插兄弟两刀。所以,你别惹我,把我惹急了我会让你知道当年你老爸为什么不把你射到墙上。”

天漄怒了:“看来你是要和我争了,我再说一次,请你离开,否则……”

泪水也不干了:“怎么滴你就说吧,为了她,我不介意大开杀戒。”

“看来我们只见注定要死一个了,那好吧,你接招吧,天马流星拳!”

“没错,你去死吧,还我漂漂拳。”

shinhwa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他看着这两男的,无语了!shinhwa不说话,并不代表别人不说话,他身旁的霸王就说:“额,我相信你们都是真心的,也佩服你们的勇气,但是,很抱歉的说一声,她,是个男的。是个男的,是个男的,是个男的……”

shinhwa同时也用男声说了一句:“没错,我的确是个男的!”

“啊啊啊啊啊啊!!!天亡我也!”天漄和泪水有默契的长叹一声。顿了顿,他们又同时说了一句:“我不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校的人都笑了起来。

“兄弟,我想我们现在已经被全校的人都知道了,咱们以后可没脸活下去了,咱们办?”在中大的一个小角落里,两个猥琐男在说着。

“我也不知道,你不要再问我了,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第一个喜欢上的女孩居然是个男的,你叫我以后怎么混啊?你个死泪水,老子恨死你了。”天漄委屈的说。

泪水也火了:“**gbd,关我什么事,是你自己先上去说的,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他是个男的啊。靠,你装什么委屈啊,至于吗?不就是被人笑话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算了,啥都不说了,全是眼泪啊!”

第二天,中大的bbs上有个叫“我爱小兰兰”的人发了一篇帖子——天漄泪水shinhwa三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顿时,这篇帖子就被置顶了,瞬间访帖量达到了五位数。内容大概是这样的:据内部消息说,天漄泪水shinhwa三人是背背,经常玩3p,然后天漄和泪水就趁着元旦晚会的机会在全校面前向shinhwa表白,因为他们都喜欢shinhwa。

“啊!啊!啊!”七舍楼房顿时传来了三声惨叫,而且还是男声,楼下路过的人都在猜想着是不是哪个牲口正在被芙蓉jj轮大米。

天漄郁闷的大叫三声之后就准备想跳楼自杀,幸好沉沦同学拉住了他。把天漄按在床上之后,沉沦也躺在自己的床上说:“天漄,我理解你,虽然你是一个背背,但是我是不会鄙视你的,拉拉无罪,背背有理,你就放心吧,只要你不对我有什么企图,我是不会象别人那样看不起你的。”

天漄郁闷死了,“沉沦,你看我像是那样的人吗?你那么了解我,肯定知道我的性取向是很正常的。”

沉沦也知道天漄是个很正常的人,但是为了取笑天漄,他还是说了一句:“天漄,真的男人,不解释!”

正当天漄准备对沉沦做出什么不为人知的事的时候,从他们的楼上也传来了一声惨叫:“啊!啊!啊!”听到这么一个惨叫,天漄就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个人是谁了,没错,这个惨叫三声的人就是泪水。

之后天漄就去找泪水,正当天漄走到泪水房间门前的时候,就听到泪水在气急败坏的说:“这个帖子是谁发的,我要杀了他.”

再之后,天漄和泪水就一起走到了天漄的宿舍,同时,天漄和泪水就在学校的bbs上声明自己都是清白之身,但是瞬间就被无数的帖子用无数的方法证明着他们都是背背。

就这样,沉沦和泪水认识了。

第三章希u望和人妖的故事

shinhwa真的很郁闷,那件事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但是他的麻烦还是不断的来,不就是被两个无耻男给猥亵了一下,学校的人至于那么夸张吗,现在还不肯平息。每天都有那么一些人给他发sao扰短信,更让shinhwa郁闷的是,长沙那间有名的同志酒吧也打电话给他,问他是不是要去那里上班,工资可以加倍。

靠,靠,靠。

shinhwa还是很郁闷,但是无论他怎么样,今天还是有事要去做的。因为离家有点远,今年不想回家过年,所以shinhwa就和家里人商量了一下,打算今年自己一个人去打工,早点独立,家里的人也同意了shinhwa的做法,还鼓励着他,所以shinhwa就找好了工作,因为快放假了,一放假就得去上班,今天是面试时间。

来到酒店,主管就问了shinhwa有什么特长啊什么的,有没有做过此类工作什么的,shinhwa都说了,还说了自己的特长,就是女音的事。

那个主管想了一下,就说:“那你想当传菜生呢还是在前面当服务员?如果是传菜生的话你就这样上班好了;如果你想当服务员的话就得麻烦你一下了,据你的情况来说你有一手女音,而且你长得比较白细,如果打扮一点,当个女生就可以去当服务员了,而且你上班的时候必须要用女声,服务员给客人点菜可是有提成的哟,你好好想一下。”

shinhwa心想了一下,当端盘子的没什么兴趣,如果是当服务员的话那还可以,不就是打扮装女声嘛,没什么的,就当自己在台上表演算了。然后shinhwa就和主管说自己要当服务员。

主管就带shinhwa去换衣服,然后主管又把自己化妆的口红啊什么的都给了shinhwa,说先让shinhwa去上2个小时的班先适应一下。然后shinhwa就开始化妆,化好之后,主管看了一下就惊呆了:他哪是什么男的啊,这分明就是一个娇滴滴的女生嘛,你看她那双眉目,炯炯有神,眼神中仿佛还带着一点幽怨,那柔软的娇躯,令人兽血沸腾。连自己都嫉妒了呢,皮肤比自己好,长得比自己漂亮。为什么他不是个女的呢?真是可惜了呢。不过没什么关系,相信他上班一定能为酒店带来更好的生意。

shinhwa看着主管,心里有点发毛,因为他从主管的眼里看到了和那些男人一样的眼神,仿佛就要把自己吃了一样。然后,shinhwa看到主管突然伸出手来抚mo的自己的下巴,就像一个男的在调戏一个女的那样,只不过现在是女的在调戏他这个男的。

“主管,没什么事了吧,没什么事的话我现在就先去适应一下了。”shinhwa还是忍不住了说,他怕主管再这样下去指不定会现场把他脱了衣服玩*。

主管也回神过来了,发觉自己失态,就对shinhwa说:“没什么事了,你先去吧!”说完之后就忍不住在想,丫手感真好,要是能和他玩*的话也不错。

还好shinhwa不知道主管的想法,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立马跑路。听到主管说话之后,shinhwa就走了,他怕不走就来不及了。

因为事先打过招呼,所以上班的时候shinhwa也不觉得陌生,只不过在一起上班的人都不相信shinhwa是个男的,只要shinhwa不用男声说话的时候,众人都以为shinhwa本来就是个大美人。

快到时间了,也没什么客人,本来shinhwa以为没什么事了,就准备等下班的时候就来人了,而且来的还是一对情侣。shinhwa一看到这对情侣就忍不住发笑了,男的瘦如柴,女的胖如象;男的一面猥琐,女的长得和芙蓉一样。还真是一对绝配呢。

他们进了包间之后领班就让shinhwa去给客人点菜,说是让他早点熟悉这里的情况。shinhwa就拿着菜单去给他们点菜了,走到门前的时候,shinhwa听到那个男的叫那个女的一声:“美丽,今天你想吃什么菜呢?”美丽,那个女的居然叫美丽,shinhwa都快吐了,如果那女的能叫美丽的话这个世界的母猪都能去竞选世界小姐了。**gbd,长得和一条母猪一样也能叫美丽,真是可惜了呢。

在点菜的时候,shinhwa发觉那个猥琐男就很猥亵的看着他,看得shinhwa心里直发毛。点完菜之后shinhwa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出来,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听见那个女的骂那个男的:“看什么看,人都走了你还看,是不是嫌老娘长得不如小姑娘漂亮,我就不见她哪里比我漂亮,她有的我也有,你又不是没见过。你还看?”

shinhwa很想说了一句:我有小jj,你有吗?然后再大笑三声。

或许是因为那男的看了自己的缘故,上菜的时候那个美丽总是在刁难自己,然后要这个要那个,让shinhwa不得不跑来跑去的。

“小姐,这虾是活的吗?”胖女人问。

shinhwa说:“是啊,是活的啊,刚才你不是看过了吗。有什么问题吗?”

“没,我还以为不是呢。”

shinhwa真想把这女的先x后x,但是一想到她那个水桶身材,估计吃了大力金刚碰碰丸都不顶事。

“小姐,这鱼是刚才我看到的那条活鱼吗?”美丽又发难了。

“是,是的,这鱼是活的。”shinhwa回答说,他tmd的都不想干了。

“小姐,这苋菜是新鲜的吗?”美丽继续问。

“是,是新鲜的。”shinhwa想哭的心都有了。

“那你……”

“我,我也是活的!”shinhwa真的想死的心也有了。

正当shinhwa想要说你是不是我的对头过来玩我的吧的时候,那猥琐男就对美丽道:“你至于这样吗,刁难小姑娘干嘛?”

shinhw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