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渣爹受伤(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5738 字 1个月前

秦霜斜眼看着秦福喜,淡淡地问道:“孝敬?你想我怎么孝敬?”

秦福喜异想天开地以为她这是打算妥协了,转动着眼珠飞快地说道:“不用太多,你也别说我这个当爹的想占你们便宜,这么点小钱对发了财的你们来说不过是毛毛雨。”

秦霜道:“你只说想要多少吧。”

秦福喜伸出三根手指:“就按照一年十两银子算,我离开三年,就是三十两。不多吧?”三十两银子,足够他赌好一阵子,顺便去窑子里潇洒一段时间了!等花完了,再找秦霜和秦天要就是!

秦福喜也不算太笨,知道不可能一下子狮子大开口要个百八十两,他觉得只要三十两,一点都不贪心,秦霜他们就算是为了不被她找麻烦,应该也愿意破财免灾。他早听秦家人说了,他们现在住的这原来不过是个破庙的房子还是花了三十多两买下来的,当时还是和秦霜的舅舅借钱买的,既然没钱的时候都能这么大手笔,现在有钱了肯定也不会太过吝啬吧?

还别说,三十两,比秦霜预想的要的的确少了许多,也的确只是她手里存款的一个零头中的零头,她本以为他会要至少一百两的,但就算秦福喜有所收敛又怎么样呢?

她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给秦福喜一分钱!更别说是整整三十两了!

秦天也被秦福喜的没皮没脸气笑了,张嘴就要三十两,还真当自己是瓣儿蒜了!

“你觉得我们会给你钱?”秦天冷笑。

秦福喜瞪他一眼,“我是你们的老子,给我点孝敬钱难道不应该吗!”

“哦,老子。”秦天轻鄙地看着他,“既然你也知道自己是老子,几年没回来,难道不应该是先给我们点抚养费,当做你一直以来从没好好养育过我们的补偿?”准确说,是压根没把他们当人看,那种心情一不好就往拳打脚踢的态度,恐怕不会比大户人家的人对待没有人身自由的奴仆强多少。

秦福喜怒道:“你居然敢跟我要钱!?你们赚了大钱不给我拿点居然还妄想让老子出血!?”

秦霜冷眼看着他,嘲讽道:“当爹的抚养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不对?”

秦福喜反应也快,看了眼阿辰,反驳道:“你都已经成亲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怎么能还和娘家人要钱!”

“哦,你也知道我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秦霜漫不经心地笑道:“既然如此,你这个‘娘家人’怎么还非要住在嫁出去的女儿家里?我也没听说过嫁人以后娘家人硬要过来白吃白住,连带还伸手要钱的,你以为我们的钱就是大风刮来的,你张嘴就要好几十两,我们就得给?”

疯老头儿摸着下巴呵呵笑道:“似乎是被人当成没长脑子的傻子了啊。”虽说自从他答应教阿辰和秦天习武开始,秦霜就没亏待过他,吃的穿的用的,想喝酒还会给他足够的零用,那些钱加起来也不只三十两,但给他和给秦福喜,性质上完全不一样啊!

阿辰摸了摸脸,哼笑道:“也许是咱们的脸上写着‘冤大头’三个字?”

疯老头儿叹道:“这年头总有很多人喜欢不劳而获啊。”

秦福喜:“……”

要是没见识过疯老头儿的战斗力,秦福喜肯定会直接冲过去狠狠揍一顿这个看起来瘦巴巴的糟老头儿,可现在,被他和阿辰连着讽刺,秦福喜除了面色难看,故作凶狠地瞪他们,什么都不敢做。

屋里这四个人秦霜看着最好对付,一个女流之辈也不可能像她男人一样厉害,再加上印象中的这个女儿一直都是胆怯懦弱,不敢反抗他的软弱性子,尽管今天的她似乎和从前判若两人,秦福喜心底里始终觉得这个赔钱货变也变不到哪儿去,更多的可能是为了不让他占便宜,装出来的。

看得出来阿辰三人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都很听秦霜的话,只要拿捏住她,不怕捞不到油水!自以为掌握了关键之处,秦福喜舒缓了脸色,得意地对疯老头儿和阿辰抬了抬下巴,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

阿辰等人都被他这莫名其妙的自信搞得无言以对,这老混蛋又不知道脑补出什么不靠谱的想法来了。

秦福喜冲着秦霜邪邪地笑道:“秦霜啊,虽然你嫁了人,可是我是你爹这个事实是你怎么都无法否认的,今天你让我住进来不也是因为怕被村民说闲话吗?既然如此,再给我拿点钱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你要知道,我这手头要是一直这么紧着,出去了也不好混,说不定就一直赖在这里不走了。”

阿辰和秦天变了脸色,厌恶地皱起眉头。

秦霜意味深长地看着秦福喜,悠悠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秦福喜不知为何,被秦霜那双凉凉的眸子看得后背凉飕飕的,但还是扯着嘴角笑道:“话不能这么说,我这也是为了你们着想不是吗,我知道你们都不欢迎我,其实我也不想一直留在这里碍你们的眼。”这里好吃好喝是不假,可是没得赌也没得女票,短时间他或许受得了,时日久了,不用秦霜他们赶,他自己也会憋不住,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捞一笔!等以后手里没钱了再过来!

在秦福喜心里,秦霜这里已经俨然成了他的备用金库,随时想要钱就可以来讨!单说这脸皮,就比还要一层遮羞布的秦家人厚得多。

“我看你们身上穿的衣服,那面料都不便宜,少说也得有个二三两银子吧?四套衣服加起来估计都要超过十两银子,还有咱们晚上吃的那些菜,少不得也得值个上百文,天天这么个吃法,一个月光吃食方面就得花至少六七两,三十两也不过小半年的伙食费罢了,不算很多吧?”若是把秦霜家的其他花销都算上,可能三十两也不过够他们花一两个月!能过得这么大手大脚就表示,他们家赚到的钱肯定远远超过这些!短期内根本不必担心会把钱全都花光。

这样一想,秦福喜越发觉得就算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慢慢捞,自己要的还是有点太少了,早知道该要至少五十两的!

阿辰大为震惊地看向秦福喜,没想到这老混蛋居然还有本事能算出来这么一笔账!他一直以为这老混蛋蠢得连四根手指以内的数都数不清楚的!

秦福喜不知道阿辰的想法,余光瞥见他的表情,还以为自己猜中了他们的情况,得意地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秦霜不明白秦福喜哪儿来那么大的自信,觉得她一定会掏钱,诚然,秦福喜有这么一份眼力也让她有些意外,可这不影响她早就决定的想法。

“我们家日子过得好是我们家的事,这和我愿不愿意给你钱没关系。”秦霜不以为然道:“你要是那么想住在这里,尽管住,随便你住多久。”只要你有勇气不论发生任何事能坚持下去。

秦福喜大感意外地瞪大了眼睛,错愕道:“你让我一直住下去?”

“是啊。”秦霜挑眉,“这不是你自己希望的吧?反正要钱没有,要住,我们家还真不差一间客房。”

“……”秦福喜面色古怪,有些吃不准秦霜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可不相信秦霜真的愿意让自己一直住下去,再看阿辰和秦天,居然也意外地没有持反对意见,反而在秦霜说完后冲着他露出说不出地诡异的笑容,让他越发觉得秦霜根本就是在说反话或者是敷衍他。

哼!以为他会那么蠢相信这种显而易见的谎话吗?又或者,秦霜以为只要先拖着,他等时间长了,不耐烦了,会自动离开?

如果是这样,那她可就太天真了!他耐性是不好,可没捞到足够油水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离开的!不给钱是吧!秦福喜冷笑一声,你们不给,我难道不会自己拿?

本来为了长远打算还想一点点挂油水,既然秦霜敬酒不吃吃罚酒,可就别怪他下手太狠了!大不了捞够了足够的钱他先拿出一笔在镇上买个房子当做存款!日后万一赌钱赌输了再把房子卖掉不是照样有钱花?

其实说真的,秦福喜真的一点都不笨,要不然也生不出秦天这样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的儿子不是?只是这老混蛋从来不会把自己那点聪明劲儿用到正途上,也可以说是秦李氏从小的教育出现了严重问题。那么个成天想着占便宜,对外孙女刻薄,对外人更尖酸的人,指望她能教出什么好儿子来?连本来还算淳朴的庄稼人秦福贵都开始有长歪的迹象了,可想而知一个好的生长环境有多重要!

秦霜也懒得去猜秦福喜的想法,该说的话也说完了,叫上阿辰在院子里散散步消消食,顺便烧点热水泡个澡,准备睡觉!

秦天和疯老头儿白天的时候帮着收拾屋子,饭前又活动了好一会儿的筋骨,吃过饭也有些乏了,早早地各自回屋,家里重要东西都已经收好,也不担心秦福喜会趁着他们睡觉的时候把家里搬空。

秦福喜看着他们各自回房间,似乎对他没有半点防备,目光扫过除了他们房间以外地其他几个屋子,露出贪婪兴奋的笑容。第一次要钱以失败告终并没能让他有半点气馁,反而助长了他更想占便宜的歪风,原本还打算先观察两天,但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深夜,临近子时。

寂静的宅子里忽然传来极为细小的声响,稍不留意就会被人错过,在一些尚未融化的雪色的淡淡光亮下,隐约可见一道鬼祟的影子正瞧瞧接近一个角落的房间。

那人谨慎地往东屋的方向看了看,确定无人察觉,在黑暗中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然后悄然弄开了面前房间的房门……

“吱——”刚开一个小缝,开门声让他惊了一下,立刻顿住动作,过了片刻,并没有听见其他动静,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再次用更轻的动作慢慢把房门完全打开,然后毫不犹豫地抬脚走了进去。

“啊——!”

“什么声音!?”

“怎么了!?”

“哪儿的声音?”三个房间里的人都被这声惨叫声警醒,其中又以疯老头儿和秦霜阿辰最为警惕,第一时间从床上坐了起来。

阿辰赶紧下床点上蜡烛,屋里很快亮了起来,“怎么回事?”

秦霜披上一件外套,看着外面仍然隐隐约约传来的闷哼声,勾唇道:“是秦福喜的声音。”

阿辰也听了出来,同时根据惨叫声发出的方位听出那根本不是他给秦福喜安排的客房的方向。

阿辰幸灾乐祸地笑道:“看样子是有人不听劝,遭殃了啊。”

秦霜也偏了偏头,对他笑道:“出去看看。”

阿辰乐不得地也套上棉袄,帮秦霜把衣服穿好,还特意将衣襟捂得严严实实,才揽着她走出房间。

打开房门时正好疯老头儿和秦天也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四人对视一眼,眼底闪烁着相同的兴味,乐滋滋地往秦福喜所在的房门口走去。

“呦,这是怎么了?”秦天看着捂着脚在地上疼得打滚的秦福喜,嗤笑道:“大半夜的不在自己房间睡觉,跑这儿来干什么?”

阿辰也哎呀一声,哼哼道:“早跟你说过了没事不要乱走动,怎么就不听人劝呢,现在知道疼了吧。”

疯老头儿也笑得格外地欢脱,目光一直在秦福喜脚上那多出来的东西上看,抬头问阿辰:“这玩意是你装上的?”

此时正死死夹住秦福喜的脚,让他疼得脸色发白的,正是以前秦霜没事上山打野食用的捕兽夹!这可不是老鼠夹那种小不点,这种捕兽夹的力道便算用来夹断类似老虎,豹子等猫科动物的腿都没有任何问题,秦福喜的脚被这么一夹……

估计少说也得断了好几个脚趾头,要是踩得更实诚再往前一点,脚骨可能也断了,啧啧,辰小子是什么时候放上这东西的?他居然毫不知情!

阿辰事不关己地耸了耸肩,眼底里却含着愉快的笑意,道:“这不是快过年了,挨家挨户的都准备了不少年货,咱们家条件比村里其他人家都要好,我担心有些坏心眼的歹徒盯上咱们家,为了安全起见,特意在所有空房间里放了好些捕兽夹,想着要是真有人敢动念头,就让他们吃点苦头。”不只是各个空房间的门口分别放了两个,每一扇窗下也放了好几个,务必要让任何擅入的人都见不到半点便宜!

反正自打他们家不差钱以后就很少用上捕兽夹,家里有不少存货,也不怕夹子不够,看,这才头一天居然就有收获了!没白浪费他一片苦心!秦福喜真够给面子!

疯老头儿‘恍然’道:“原来是用来逮小偷的啊!啧啧啧,没想到小偷没逮到却用到了……”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秦天哼道:“他这是自找的!深更半夜不睡觉鬼鬼祟祟跑来别的房间,八成是想偷东西!捕兽夹用到他身上正合适!”

“这个逆子!说什么呢!嘶——”秦福喜疼得直吸凉气,额头布满冷汗,听着他们你一眼我一句地自说自话却没一个过来把他扶起来,怒不可遏地骂道:“你们是估计算计我的对不对!居然这么阴险放这么危险的东西在这儿!哎呦,我的骨头,唔的骨头肯定断了,还不快点替我把这鬼东西弄开!嘶——”

秦福喜低头一看,再次惊叫一声:“都流血了!快,快点给我弄开!”

四人依旧没有动弹,秦天双手环胸,冷冷一笑,“谁有空算计你,你自己非要凑上来关我们屁事?是我们逼着你把脚放到捕兽夹上的吗?是我们让你半夜跑来这里闲逛的吗?说话前能不能先动动你那猪脑子!别一张嘴就说些惹人发笑的蠢话!”

“该死的!逆子!你说谁猪脑子!你找死!”

秦天目光一寒,脚往前一步,不客气地在秦福喜受伤的脚上踩了一脚。

“啊——!你干什么!把脚拿开!拿开!我的脚!疼死我了!逆子!你是想谋杀吗!你信不信我到官府去告你——!”

“告我?”秦天像是听见极为好笑的笑话似地哈哈笑了两声,讥讽道:“你尽管去告啊!顺便我们也可以告你偷盗之罪,看到时候官老爷会抓谁!”别的不说,好歹他们之前在县城帮着官府救济周水县来的难民帮李县令解决了不小的麻烦,不说和县令大人混得多少,至少也算小有交情,哪怕只有那么一丁点可能性把事情闹大了,也不怕县令会让他们吃亏。

更何况,秦福喜这个胆小鬼也就对熟人横,面对官府的人,哼,就怕见到官差都能两腿发软,告官?信他才怪!

秦福喜没想到秦天居然一点都不害怕,心里一噎,扭头又转向冷眼旁观的秦霜,咬着牙道:“秦霜!你也不管管你弟弟!快让他把脚拿开!我的脚都快疼死了!你眼睛瞎了吗,都不知道过来扶扶我!”

“骂谁眼睛瞎的。”阿辰眼神锐利地瞪着秦福喜,寒声道:“还有力气骂人,看来是伤得不够重?早知道效果这么差,我应该放个更大的捕兽夹,最好直接把你整只脚都夹断了才好!”

阴冷森寒的声音让秦福喜吓得浑身一哆嗦,抬头看见阿辰满是戾气的双眼,本能地抿紧了嘴巴,不敢再继续挑衅。

秦霜看了会儿笑话,才看了眼秦天,示意他‘差不多就可以了’,秦天点点头,冲着秦福喜愣了一声,才松开脚,甚至嫌弃地把脚底往地上蹭了蹭,仿佛沾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那动作气得秦福喜又是一阵肝儿疼!这逆子!

秦霜口气淡淡道:“捕兽夹只夹住你一只脚,又不是两只脚都废了,自己想办法起来。”顺便随手扔给他一个在县城里治疗难民时剩下的外伤药,“下次再乱走动被夹了胳膊夹了腿,别指望我还会白白提供伤药。”

“你!”秦福喜气得气血上涌,疼得发白的脸色都涨红了起来,“你就是这么对待你老子的!?至少也该给我找个郎中看看吧!”

秦天鄙夷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最多就是骨折骨裂,上点药养一养就好了,又死不了人。”之前涌进县城的难民有多少受的比这还重的伤?人家骨折骨裂断的都是手臂,肋骨或者是腿骨,上了药用木板固定照样能治愈,他秦福喜差哪儿了?不过断几个脚趾头,叫得跟杀猪一样!真没用!

“找郎中看病还要钱呢,你有钱吗?”阿辰问道。

秦福喜道:“我这伤都是因为你们才受的,看病的钱当然是你们出!难道还指望我掏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