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一起吃饭(二更)(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5462 字 1个月前

阿辰哥!呵呵,好一个阿辰哥,叫得可真亲热啊!秦霜冷眼看着无视自己存在只顾着冲着阿辰展露风情风骚媚笑的女人,在心里呵呵她一脸。

连她都没这样腻歪地叫过阿辰,这女人算哪根葱!?

在秦霜发飙之前沈均适时地站到她和阿辰面前挡住了还在试图更靠近阿辰,甚至伸出手就想抓住阿辰胳膊的人,道:“从前我倒是不曾发现,原来苏二小姐如此热忱,对待我们沈家的客人也这般上心,还要请到苏家去做客?”

“沈家?”苏媚愣了愣,没错,这个腻歪地用膈应人的称呼叫阿辰的人正是上次在丰台山上差点被狼群咬死,被阿辰救下来的苏家二小姐苏媚。

要不是这么个货色,秦霜和阿辰的脸色也不会这么黑。

上次她分明听天冬明确地说过苏媚知道阿辰的名字后只是叫了一声‘辰公子’,刚刚却忽然变成好像多亲近的人一样的‘阿辰哥’算怎么回事?可别真以为她没看见,苏媚在发现阿辰的同一时间就扫了她一眼,眼底飞快地闪过一抹嫌恶,那种仿佛看着情敌的眼神……

去特么的情敌!秦霜暗自磨牙,你算什么东西也好意思以情敌自居?当初阿辰就不该为了猎狼多此一举地把她给救了,等狼群把她咬死了再顺理成章地把狼杀掉不是一举两得?

“沈四少?”苏媚惊讶地瞪大眼睛,“你不是在两仪县吗,怎么会在这里。”

沈均面色平静道:“盛城是我沈家的本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苏媚看了眼似乎脸色不太好的阿辰,问道:“你方才说阿辰哥是你们沈家的客人?这么说阿辰哥现在住在沈家?”

连续两个‘阿辰哥’让在场的几个人都膈应得浑身不舒服,秦霜周身的低气压也越发明显,沈峥搓了搓胳膊,只觉得周围的温度都低了不少。

阿辰更是黑着脸厌恶地纠正道:“苏小姐,我和你不是很熟!只是见过一次的陌生人罢了,麻烦别叫得那么亲!我可是有媳妇儿的人!请叫我辰公子!”如果可以,没有必要最好连辰公子都不要叫!最好干脆不要在出现在他面前!

苏媚娇羞地笑了笑,眼睛含情脉脉地望着阿辰,道:“阿辰哥真会说笑,我们怎么会是陌生人呢,上次要不是阿辰哥舍身相救,媚儿恐怕连这条命都保不住了,救命之恩媚儿不敢相忘,回到家中便和爹爹提过阿辰哥的事情,爹爹也说让媚儿一定要好好报答阿辰哥呢。”

苏媚的语气和用词都有种说不出的暧昧劲儿,大堂里吃饭的客人们听了不少人第一时间就生出了‘这小子艳福不浅’‘救命之恩肯定是要以身相许’这样的想法,纷纷用揶揄,羡慕的表情看向阿辰,有些大胆地还开口喊着‘郎才女貌啊!’听得除了苏媚外的人脸色都很不好看。

郎才女貌?阿辰和秦霜是夫妻,他要是和苏媚郎才女貌了是置秦霜于何地?当她是摆设了吗!没看见阿辰由始至终一直牵着她的手不放?

而且左一句媚儿又一句媚儿,这是酸谁呢?沈峥都快听不下去了,这女人勾搭人勾搭的是不是太明显了点?以前怎么从没发现苏媚居然还会有这么……让他莫名地想到了窑子里的那些女人。啧,哪儿还有半点富家千金的姿态,太不矜持了。

“都说了不要乱叫,你听不懂人话吗。”阿辰面色冰寒地瞪着苏媚,“听说你是盛城苏家的千金?苏家在盛城应该颇有地位吧?你身为苏家的小姐却如此积极地往一个已经娶妻的男人跟前凑,不觉得很丢苏家的脸?这就是你们苏家的家教?”

苏媚面色一变,委屈地红了眼眶,咬着下唇一脸无措道:“我,我只是忽然见到你心里太高兴……而且我并不知道你已经娶妻了。”

放屁!秦霜冷笑,不知道?眼瞎看不见她和阿辰亲近的姿态?不知道她是谁会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眼底里就泄漏出那么明显的敌意?骗鬼啊!

而且这表情变化也够快的,不知道人看了还真以为他们谁欺负她了呢,明明是她自己上杆子凑上来试图勾搭人没勾搭成,还委屈上了?你哪儿委屈了?

“现在你知道了就离我们远点。”别人或许看在苏媚是苏家人,又是个姑娘家的份上就算有什么矛盾也会退让着,不退让也会说得委婉一点,像之前沈均不也没明着说‘没想到苏媚你这么不知羞当中勾搭人’这种话,反而拐了个弯吗?

可阿辰偏不!他心里就只有秦霜一个,知道苏媚对自己有非分之想了对这个女人只有满心的厌恶,什么要让着女人的心思,估计她的家世的想法他是半点都没有!招人烦了就直说!有些人不直白地,明确地告诉她我不待见你,根本就不会知道退避,要是遇到些个脸皮厚的,你直说了可能还会想方设法地继续往前凑!

“阿辰……辰公子。”在阿辰冷冽的目光瞪视下苏媚只得硬生生地改口,委屈地扁着嘴道:“我只是想,难得遇见,就当时为了感谢上次你救了我一命,不如让我请你吃顿便饭吧?”

看见没有,厚脸皮的在这儿呢。

沈均头疼地皱眉,这女人到底有完没完了,谁要跟她一起吃饭?看不出来在场的人根本没人待见她吗,还这样上杆子往前凑,难道是阿辰说得还不够明显?这里可是一楼大堂!百雀楼人声鼎沸的一楼大堂,此时周围不少桌的人都一脸兴味地注意着他们这一行人,有些认出了他们几人身份地正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议论什么,怕是过不了多久就得有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传闻流出去。

为了避免更多麻烦,他们最好赶紧上楼,避开这些人的视线。

不过,一起吃饭?沈均神色顿了一下,眼神有些怪异,菊花阁,一起吃饭吗?或许……?

沈均下意识地看向秦霜,发现后者面上的那股阴沉气息似乎也有了些变化,仿佛将对苏媚的情绪全部收敛了回去,看着苏媚的眼神微微眯起,唔……危险的感觉还是不变,但也不像最初那样让他们都感觉风雨欲来了。

“阿辰,既然人家都说了是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了,就成全她好了,一个还没出嫁的姑娘家能不顾颜面地主动相邀一个有妇之夫,单凭着这份勇气,我们也不好视而不见不是吗。”秦霜似笑非笑地说道。

“姐!”秦天大惊,怎么她居然还真要答应了!?跟这种不知羞耻的女人一块儿吃饭会消化不良吧!很倒胃口啊!

“霜霜?”阿辰也没想到秦霜居然临时改了口,侧目一看,呃,媳妇儿的眼神很吓人的样子。

苏媚故作好奇地看了眼秦霜,问道:“不知道这位是?”

众人:“……”

装!你丫的再装!这几个人就没一个笨蛋,谁看不出你心里的想法,装给谁看啊?有意思吗!

秦霜亲昵地挽着阿辰的胳膊,甚至怕刺激不够似地比之前的苏媚更无所顾忌地当着众人的面侧过头,踮起脚尖对准阿辰的唇角亲了一下,然后在所有人石化的时候明媚地笑道:“他是我男人,你说,我是谁?”

——他是我男人!

如此简单豪放的说法,震惊了看戏的所有客人,喝茶喝酒的‘噗噗’往外喷,吃菜的也被呛得‘咳咳’个不停,稍微反应小点的也是张大了嘴,嘴里的饭菜茶水跟直接洒在了桌上,弄得一片狼籍。

周围的吸气声此起彼伏地响起,紧接着便是爆发式地惊呼和议论声。

“这位姑娘,不对,这位小娘子好生大胆!居然敢当众亲一个男人!”

“可不是吗,我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大胆的女子啊!”

“亲男人怎么了,她不是说了吗,那位公子是她,咳,男人,是相公,自己的男人难道还不许亲吗?”

“就是说啊,自己的男人自己不亲,难道让某些个心术不正的女人惦记吗……”这位妇人说话时特意压低了声音,也是因认出了苏媚是千药堂苏家的二小姐,同样只是商家,但开药堂的人家和一般的商贩不一样,老百姓生病了还得去人家药堂里抓药,就是心里有什么不满看不过眼也不能摆在明面上说得太明显,免得被人记下来日后打击报复。

但妇人的声音再小,苏媚听不见,秦霜和他身边几个人却听得清楚,也满意地点头,没错,自己的男人她亲一亲怎么了?

苏媚自以为娇揉造作地说两句话制造点暧昧的氛围就真能把她和阿辰扯出来什么暧昧关系来吗?你要是胆子真够大,有能耐当众往阿辰怀里扑啊,有能耐你也亲啊!

但凡是苏媚敢有类似的举动,她就敢一脚把苏媚踹出去!

不过显然苏媚还没豪放到那份上,挨着苏家的颜面她也不可能在看得出阿辰对她印象不怎么样的情况下往上凑,万一扑过去被阿辰避开了,或是扑到了又被推开,岂不是丢大人了?对于在城里享受多了旁人对自己的各色讨好奉承的苏媚而言,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人推开那种有失颜面的事情是断然做不得的。

她做不到,可秦霜却无所顾忌,阿辰会推开她吗?不会!恨不得她随时随地扑到他怀里倒是有可能。

跟她比豪放,比大胆,她苏媚能顶的上她一根脚趾头吗?她当众亲人,因为阿辰是她的男人,就算别人说点闲话也不会是针对她和阿辰的身份,她的男人,她想抱就抱,想亲就亲,谁也不能因她举止大胆就阻止她。

这叫什么?这叫底气!这叫名正言顺!

苏媚似看出了秦霜眼底的挑衅之意,气得娇气一抖,装的楚楚可怜的模样差点忍不下去,阿辰一脸狂喜地把秦霜抱在怀里的动作更是刺激的她差点咬碎了牙,深呼吸好几次才没在这么多人面前指着秦霜的婢子破口大骂。

但嘴上没说,心里却已经把秦霜骂了个狗血淋头,不过是一个乡下的农女有了点本事赚了几个小钱,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了!长得有她好看吗?家世有她好吗?这个不知羞耻大庭广众敢亲阿辰的女人哪点能比得上她?不就是仗着认识的比她早才能走狗屎运地捷足先登吗?否则像阿辰这般俊朗不凡又身手了得的人物,怎么可能属于这个女人!

这样的男人该是她苏媚的!只有她苏媚最有资格站在阿辰身边,被他疼着,宠着!

好在秦霜等人尽管知道苏媚此时心情一定相当不痛快,却也没人懂得读心术,听得见她自以为是的想法,不然乐子就更大了,有些人,被人捧惯了就真把自己当回事,以为自己是绝色美人,谁见了都得喜欢呢!

更是有些人,总喜欢犯贱地不喜欢追在自己后屁股的,偏偏就喜欢那些对自己不假辞色的,因为他们觉得这样的人是真性情,和那些讨好自己的人完全不一样!

说到底还不就是人骨子里的奴性作祟吗?这种人,上辈子秦霜还真见了不少,就连她自个儿都碰上过好几个跪着求倒贴的。

“怎么苏二小姐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身体不舒服吗?”秦霜懒懒地问道。

苏媚咬着牙道:“我没事。”

“真的没事?可不要勉强才好。”

“姑娘放心,我真的没事。”

“没事就好,不过你叫错了,我不是姑娘,我已为人妇,这样叫着实有些不妥,你既然叫我家辰公子,那么也该叫我声辰夫人,要是觉得张不了嘴,直接叫我秦霜也可以。”反正她和阿辰的关系是必须随时随地强调,并且当众宣告让所有人都知道苏二小姐往他们这边凑是怎么个意思才行。

苏媚张了张嘴,迟疑了半天却愣是没能叫出口,叫辰夫人?通常这样的叫法都是些身份比被叫者低的人抱着客气的态度才会叫的,对秦霜这么个根本看不上眼的小村子出身的农女,苏媚就是只叫她的名字都觉得满心的厌恶藏都快藏不住了。

“看来苏二小姐真的叫不出口啊。”秦霜不无嘲讽地扯了扯唇角,沈均和沈峥两个看着苏媚的目光有那么点似有若无的不屑泄露出来。

对于总惦记着和沈家接亲,还用他们给老爷子提供的药材有半胁迫他们就范之意的苏家,他们一直以来都是不怎么喜欢或者可以说排斥的,只是老爷子的身体一直不好,他们是真怕和苏家闹僵了他们会故意让他们弄不来药材,两家并没有真的有什么大矛盾,他们也不认为苏家真的会让老爷子的身体出什么问题,只是打算用这一招逼沈家就范也确实是真的。

加上苏家一个能继承家业的小辈都没有,两房生的都是小姐,苏家名下的各地的千药堂都交给了这些小姐们来打理,姑娘家本就有些娇纵,手里有了足够的银钱人脉做底气,脾气自然更加见长,和苏家不太熟悉的人或许不清楚苏家小姐们的脾气,可沈家却是再清楚不过。

苏家的几个小姐就没有一个脾气真的好的,一个比一个娇纵蛮横,苏二小姐更是表里不一的白莲花典范!她不像自己其他几个姐妹一样来脾气了就直接发火想办法报复,更喜欢装作一副被人欺负后可怜兮兮的模样博取别人的同情,让舆论站在自己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