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夫妻逛青楼(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5467 字 1个月前

“这就是卫羽拿到的卫家二公子和别人勾结的密信证据?”阿辰随意地翻看着手中的信件,挑了挑眉。

中午他们在百雀楼和那个让人反胃的苏媚同桌吃饭,好赖来离开之际从餐桌的下方隐秘处拿到了卫羽藏起来的密信,也算是勉强没白吃那么一顿倒胃口的饭,虽然秀恩爱很爽,可饭菜吃得确实是有些食不下咽,光是要边吃边听苏媚那女人的声音就够让人没胃口了。

秦霜也正翻看着另一封信,心里的确是在写着要如何如何算计卫知府把他拉下台的事情,写得很直白,如何使绊子,又如何不让卫知府想到卫二公子身上,那些个计谋一套一套的,而且上面的字迹很明显地看得出有刻意的迹象,显然是对方也怕被人发现了以后通过字迹发现他的身份。

密信上用的称呼都是代称,和卫羽说得一样,从称呼判断不出对方的身份,字迹又有所隐藏,也不太好找。

不过,怕被人认出字迹通常也表示这个人的字迹认识的人比较多,又或者是,怕事迹败露之后被卫知府发现时,知府大人会察觉到什么?这个可能性也不小,既然是卫知府的敌对,那么应该也会认得彼此的字迹。

等把所有密信的内容都一一看过,秦霜才把信放下,往后靠到阿辰怀里,道:“卫羽能一下子弄到这么多密信,估计是把卫二公子藏起来的所有信件都得手了,有了这些,只要卫知府回来了,这上面的那些阴谋就根本实现不了了,铁证如山啊。”

阿辰抱着她笑道:“那不是很好吗,麻烦没有了,我们不但救下了卫知府的一个儿子,还阻止了别人陷害他,怎么也够他欠我们一个大人情了。”盛城最大的官儿的一个人情,足够让他们在盛城不论做什么都能大开绿灯了。

“等把沈老爷子也救了,沈家也会欠我们一个人情。”秦霜笑得奸诈,“官,商都齐了,我们也就能大展拳脚了。”

“算起来,我们要是有知府大人和沈家做后盾,应该也不必把苏家放在眼里吧。”阿辰眼中精芒闪烁。

秦霜笑呵呵道:“苏媚?”

阿辰磨着牙道:“那女人实在太碍眼太惹人厌了,不把她狠狠地教训一顿我心里不爽!”他可没忽略了之前吃饭的时候苏媚总是隐晦地用怨毒愤恨地目光瞪她!

你算什么东西,敢瞪她媳妇儿!就凭今天苏媚的作为,就足够让他把苏媚排在最讨厌,最想教训的人排名第一位!

“呵,她的确是很讨人厌。”秦霜勾着唇露出一抹冷然的笑容。

缺男人缺到大庭广众下就哥哥长哥哥短,吃饭的时候都时刻不忘了对阿辰暗送秋波,看他们恩爱就一副白莲花黯然神伤的模样,那典型的绿茶表姿态别提多令人作呕了,这么个玩意,不收拾一顿确实挺糟心的。

盛城也算是苏家的主场,在这里,苏家能做到的事情很多,这就表示苏媚有很大可能靠着自家的背景在未来他们留在盛城的日子里不间断地出现在他们面前,若真要三天两头看见苏媚那张脸,也未免太倒胃口了。

秦霜冷冷一笑道:“说起来,苏家做的是药材生意,这可是个好行当啊。”

“霜霜?”阿辰听出了一丝异样,“你打算?”

“你说,如果没有了苏家给苏媚当后盾,她还得瑟得起来吗?如果没有了苏家给她做后盾,那么我们收拾她又何须有任何顾虑?”其实要不是她不喜欢太高调,就算是现在,他们也有足够的法子把苏家绊倒。

目光扫过桌上放着的一叠密信,秦霜笑得不以为然,卫知府的对手算计这么多,还要和卫二公子勾结,无非还是实力不足吧,若是有实力,这些阴谋诡计也不过尔尔,成不了气候。

两个人在房间里无声地商量着该如何整治苏媚,同时还有苏家的某些事情,而另一头,沈家人也正在暗中想办法把家中的内贼揪出来。

这所谓的揪出来也并非是抓到可疑的人了就立刻抓起来,那不是打草惊蛇吗,他们更应该的是把人监视起来,想办法顺藤摸瓜摸到背后的人。

沈家人和秦霜之前考虑的一样,商人讲究以和为贵,到沈老爷子身上的毒被查出来之前他们是真没想过暗中会有人恨他们沈家恨到要毒死老爷子的地步!他们根本想不到沈家,亦或是百雀楼什么时候把谁得罪得这么狠。

没有头绪,才越发让他们警惕,知道对方身份还能提防,可完全没有线索却防不胜防,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暗中的黑手会再次出现,更不知道这个人是否表面上和沈家交好,他们平日里接触的一些人当中就有这个黑手?

这种事情光想想都让沈家人有些毛骨悚然,头皮发麻,沈宏和沈老爷子商量之后因担心出外会友时不小心毒从口入,也决定再彻底解毒之前都不准备出门了!这样的决定也在最大程度上方便了白术研究他身上的毒,减少了发生意外的可能性。

就在秦霜他们白天出去游玩的时候,沈宏已经开始想办法揪出可能给沈老爷子的吃食下手的人,同时白术检查着老爷子每天吃喝的食物,看毒素具体是从哪里被服下的,饭菜?茶水?汤药?或是糕点?秦霜虽然说了日后沈老爷子不能随便乱吃东西,但明面上原来吃的那些饭菜汤药都没断,就是为了方便检查。

事实上就这么一天的功夫白术也确实已经查到了不少东西,查到了那些慢性毒的毒素是通过什么方式被沈老爷子摄取,而这个结果,又让沈宏和沈家大伯沈涛怒不可遏!

居然所有的饭菜吃食连带汤药都有问题!虽然每一样里面带的毒素都非常少,少到连白术都是经过了好几次的验查才发现的问题,但这些少量的毒素通过所有吃食入嘴,叠加起来的分量却是足够维持沈老爷子毒素不间断地供应了!

而且,所有食物都有问题!这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什么?老爷子入嘴的东西不可能都是同一个人给弄的吧?可为什么所有东西都有问题?这就表示沈家的内贼不止一个!

这可把沈宏给气坏了,差点没忍住把家里所有的人都拎出来一个个仔细排查,或者干脆把家里所有的仆人丫鬟全部来个大清洗!任谁发现原本看起来非常和谐的家中居然有不只一个吃里爬外的该死的家伙都会难以忍受吧!

好在是差点,关键时刻为了不打草惊蛇还是稳住了,强忍着暗地里一点点排查,最终揪出了几个嫌疑最大的人来。这些人无非就是厨房里的人,还有专门负责给老爷子送饭菜茶水的仆人丫鬟,还有陪在沈老爷子身边伺候的沈家老管家。

老管家是老爷子还没从家主位置退下来之前就跟在老爷子身边的,等沈宏当了家主以后也算是退休了不再管理沈家的内务,只专心伺候老爷子,在老爷子差不多只有沈均那么大的时候就跟着老爷子,几十年兢兢业业,尽心尽力,可以说老爷子除了亲人之外最信任的也就是他了。

原本是不该把他也纳入考虑的,但老管家自己主动表示该将一些可疑因素全部考虑到,他自己也不例外,留在沈家的白术也说不论是谁,甚至包括沈家有血缘的这些亲人,只要能接触到老爷子的吃食,都该列入考虑,谁知道亲人就不会为了什么利益不会吃里爬外呢?比如,说得难听点,未来的家主虽然都说内定是沈均,可在没彻底定下来并对外宣布之前,甚至沈均没正式接掌沈家之前,就还有机会变更,一旦变更,自然是要从其他三个少爷当中选,难道就没可能这三个人表面上对沈家家业不感兴趣,实际上也惦记着沈家家产?

不擅长经商,和掌握沈家的万贯家财是两码事,不是吗?

白术的话说得很直白,说得让沈宏的脸色很不好看,可又没办法反驳。在沈老爷子中毒的事情没查出来之前他们不是也不知道家里有吃里爬外的人吗?既然现在知道了,那么一切可能性都要考虑到也是应该的,哪怕这个可能性最终导致的结果可能很痛心。

既然沈家子弟都要列入考虑,那么老管家当然也不能排除,成为了其中一个对象。

但老管家态度坦然,毫不惧怕,沈家对老管家的一切情况都非常了解,说是可疑人物,但真正的可能性却低得可以忽略不计,反倒是厨房里给老爷子准备吃食的厨子,还有送菜的丫鬟,以及做汤药的人嫌疑最大,也被重点盯梢,就等着看这些人会不会和什么可疑的人接触,又或者是何时下药的,想办法在最短时间内真正确定了人选。

这些事情都是秦霜他们回来以后白术给他们说的,也着实让他们惊讶不小,没想到看似和睦,家里几个少爷除了正妻连个小妾都没有的简简单单的沈家暗地里居然也一点不太平啊!

那么多嫌疑犯,不怪沈老爷子能被持续下毒十来年,一来沈家人毫无防备,二来就算有那么一两个人被发现不对了,也还有其他人能补上,根本不怕断了毒药的摄取啊!这背后的人对沈家,对沈老爷子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今天我们自己出去走走就可以了,沈均难得回来也该去百雀楼看看,而且沈家这边也暂时不能缺人。”秦霜对还想和他们一块儿出去的沈均和沈峥说道。

“就你们三个人?秦天今天不出去吗?”沈峥看向秦霜和阿辰身后,确定没看见秦天,只有一个合欢还守在他们身边。

阿辰道:“今天我们要去的地方不适合带着小天一块儿去。”

不适合?沈均和沈峥狐疑地对视,什么地方他们能去,却不适合秦天去?

“而且秦天也正好留下来帮白术的忙,老爷子那边的治疗明天就要正式开始,准备工作白术一个人怕也忙不过来,为了不让某些有心人察觉,还是找个信得过的人帮他比较好,小天也懂得药理知识,刚好合适。”

涉及到老爷子的身体问题,沈均二人当然没什么意见,本来他们也只是好奇一问罢了,既然有如此正当的理由,他们也没什么可说的。

只是,在秦霜三人离开以后,还是猜测着,到底什么地方是他们能去,秦天不能去的呢?

到底是什么地方呢?答案就是——秦楼楚馆!烟花之地!

秦霜和阿辰今日的行程安排就是,逛、窑、子!

青楼那是秦天能去的地方吗?媳妇儿都还没娶呢,怎么能让他去那种地方学坏!别人怎么样秦霜是管不着,但她弟弟,乃至她身边的那些人,不论是谁,她都不会允许他们朝秦暮楚地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哪怕只是逢场作戏也不成!

要是有人敢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她绝对会把人从如意庄里踢出去!秦天要是敢,她也照揍不误!

但目前秦天还比较老实,也可能是还没通人事,对这些事情还没有想法?既然没有,那她以后肯定也不会让他有学坏的可能性,从源头掐断了,再让周围的人都保证一心一意地只好好对待媳妇儿,那么潜移默化之下,她相信她身边这些人都不会让自己失望。

话说回来,因为今天的目的地是盛城有名的花街,花街内的楼馆都是午后深夜最是热闹,秦霜和阿辰出门的时候也已经是临近酉时,快到晚饭点儿了,这时候的花街也开始热闹起来,人流也越来越多,各个楼馆的楼上窗边或门口处都有些姑娘们穿着暴露性感的纱裙,手里摇曳着丝帕骚首弄姿地勾着路过的行人。

秦霜在离开沈家以后便和阿辰找了个隐秘之处,从背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男装换上,发型变一变,更连假的喉结都花了些心思弄了出来,力求哪怕被人认为是白面小生也不要被认出来是女扮男装。虽然她认为对于蒙个面就认不出人的古人而言,或许只要穿男装,就算没有喉结也不见得有几个人能认出她是女人。

装扮改好了,原来的两男一女就变成了三个男子,三人直奔着花街而去,路上他们也找人打听了一下花街比较有名的一些青楼的名字,还有那些青楼又有那些环境比较好的,见识归见识,他们也不想去真的很乌烟瘴气的地方待太久,盛城这么有名的大城市,花街应该也有些环境比较好,档次比较高,有素质的青楼吧?

他们要去就去那种地方!虽然上档次点的青楼他们的价位也同样很‘上档次’,但偶尔一次,也无所谓了,反正他们不差那点钱。

很快他们就打听到了三家很有名的地方,分别是,520小说馆,红尘阁,胭脂坊。

名字都挺大众,好听,而且一看名字基本就知道是干什么的地方。他们仔细打听了一下这三个青楼的一些特色和传闻,最后敲定了去胭脂坊。

胭脂坊位于花街人流最多位置最好的中心地带,是个很有几分气派的规模很大的四层建筑!要知道盛城的一些商铺大多也不过才二三层楼,高过四层的不论是做什么营生的,都代表着其在本行业内立于翘楚的地位。

实力和名声摆在那里,自然不怕客人不上门,胭脂坊不像其他小青楼那样让姑娘们当街招揽客人,反而大门口只有两个长得白净的十四五岁的小厮笑脸迎人,并不显得太过谄媚地迎来送往着客人。

秦霜三人刚到胭脂坊门口,其中一个小厮便眼尖地注意到了衣着不凡的他们,很是机灵地迅速迎了上来,客客气气地笑着问道:“三位公子看上去面孔很生,是头一回来我们胭脂坊吧。”

秦霜第一次被人叫‘公子’却没有半点不自在,很自然地接口问道:“你眼力倒是不错,还看得出我们是头一回来,难道每一个来的客人的长相你们都记得?”秦霜稍微变了变音,让声音听起来清朗柔和,却不会让人觉得女气。

小厮笑呵呵地说道:“不敢说全记得,但八成是差不离的,我们负责的就是迎客,有一个好记姓,好眼力,记住客人们的样貌是必须的功课,要是做得不好,坊主哪儿会让我们做这活儿,”

秦霜点点头,阿辰紧接着道:“我们确实是第一次来,听说你们胭脂坊颇有名气就来见识见识,你们坊里有雅间吧?我们可不习惯和别人一块儿在大厅里吃喝玩乐。”

再高雅的青楼,大厅里接客的姑娘也少不了要卖弄风姿,和客人们调笑,一两桌人还不会觉得有什么,但偌大的大厅里十几二十桌的客人们每一桌都如此,那视觉冲击就比较大了,不好逛青楼的人看了会觉得很伤眼,本来也不是真的来逛窑子的秦霜更没兴趣看那些,阿辰也不会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