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成亲福利(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4614 字 1个月前

张婶到嘴边的话又生生的咽了回去,一家三口只能一脸复杂又纠结地看着俩人堂而皇之地离开,好在天冬还知道分寸,没出了张家的门还大摇大摆地拉着张巧婷的手。这要是让村里其他人看见了,就算他们不同意,都有肌肤之亲了,肯定也得被人说闲话。

俩人来的时候是借用了庄里的马车,马车就停在张家门口,不远处有些村民老远地伸长了脖子看,但因为角度问题,也看不见张家出来的是什么人,张巧婷直接进了马车内,天冬则在外头赶车,离开的时候被人看见了也不会影响了张巧婷的名声,从这方面,张家人倒是看出了天冬对张巧婷的用心,恶劣的心情稍微有些缓和。

马车离开后有村民来询问,张家人懒得和他们多费口舌,心乱如麻之下只随意地把人打发了。

回到如意庄,天冬和张巧婷就没有在同福村时那样的顾虑了,反正已经摊牌,在同福村是怕张家在没同意之前他们行事太高调了反而会让张家更加抵触,能得到好结果的也弄巧成拙了,也是天冬确实不想用强硬的态度逼迫张家,不然他和张巧婷直接手牵手甚至更亲密地搂在一起在同福村的村民们面前晃一圈,保管张家不同意也得同意,因为这样其他人家肯定不愿意要张巧婷了,但这样对张巧婷的名声太不好,天冬可舍不得,也不想勉强得到同意却又得不到张家人真心的祝福。

这些都只是在同福村,对张家人的顾虑,回到如意庄就无所谓了,张家没点头,难道还不行庄里的人为他们高兴高兴,祝福他们吗?

张巧婷第一次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让家里人难过,心里本就压抑难受,天冬不想看她愁眉不展,便乐得将俩人的事情正大光明地现给庄里的人看。

不出所料,如意庄的人知道他们俩居然看对眼以后一下子都炸开了锅,反应最大的当属和天冬关系最好却毫不知情的丹参。

因为事情已经曝光,刘倩倩也不再藏着,关切地询问他们在张家的进展如何,丹参发现刘倩倩都知情,他却被天冬蒙在鼓里,顿时心里就不平衡了。

“天冬大哥,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居然连我都不告诉!”丹参一脸看负心汉的表情指责被众人围住的天冬。

天冬揉揉他的脑袋,道:“我和婷婷也不过不久前才彼此表明心意,之前还没确定下来,怎么告诉你。”

丹参不信道:“你竟糊弄我!那刘倩倩怎么就能知道你们的事?”

“那是人家聪明,自己发现的,你不如她聪明细心,没发现,怪得了谁。”海棠打趣道。

丹参不爽地瞪着眼睛看海棠,更让他泄气的是天冬居然也认同地点了头。

“不如倩倩细心我认了,但是说我不聪明我可不认!反正就是天冬大哥隐瞒在先,不够义气!你得补偿我,不对,是补偿我们!我们所有人都被你蒙在鼓里了!”

天冬揽着丹参的脖子道:“行,算我不够义气,你想要我怎么补偿你们?”

“嘿嘿。”丹参搓着手,眼底精光闪烁,和其他地字组的人交换着眼神道:“不如就帮我们洗三天的臭袜子好了!”

“哈哈哈,这个主意好!”

“洗三天怎么够,不如洗七天吧?半个也不错啊!”

“七天?半个月?”天冬抓住起哄的家伙,箍着对方的脖子哼道:“得寸进尺了不是,皮痒了是不是?想挨揍?嗯?”

“快帮忙啊!一块儿把天冬给压倒!”其他人也跟着一哄而上,场面一下子乱成一团,天冬回到庄里心情也比在张家轻松许多,也乐得和他们闹一闹,之前一点风声都没给他们透,忽然爆出这么个消息来,也不怪他们反应这么大,偶尔一次,也就放任了。

而在他们这边武力闹腾的同时,张巧婷那头在厨房里也被红花和刘倩倩追问着,主要是红花追问她和天冬是怎么看对眼的,刘倩倩早就知道了,所以没必要追问,厨房里的其他人有男有女,女的还能凑上来一块儿听听,男子就不适合凑上去了,只是也同样竖起耳朵听着八卦。

红花和刘倩倩都默契地没提张家那边的情况或死契,奴籍这类事情,只单纯地问张巧婷什么时候对天冬动心,看上了天冬哪一点,俩人有没有交换定情信物之类的问题。

张巧婷性格再活泼外向,面对这些令人羞臊的话题也是被追问地满脸通红,也暂时忘记了张家的反对,窘迫地一点点说出她和天冬的事情,其实俩人除了刚表明心迹,她向天冬表示会坚定走下去时,以及去张家时拉过手,其余的更过分的举动都没有过,都想着等成亲以后再说,为了她的名声,天冬也不会做什么。

但哪怕只是之前在庄里两个人单独见面说说话,或者帮着做夜宵,缝补衣服这些事情,也让围观偷听的人听得面色泛红,一脸向往,羡慕之色溢于言表。

有个帮厨的二组小姑娘双手捧着脸道:“真好啊,我也好想遇到一个像天冬大哥这样靠得住的好男人啊。”

这句话算是说出了厨房里所有姑娘家的心声,不过红花却捏着那小姑娘的脸蛋道:“呦,这是思春了?要不要姐姐我给你相看相看?咱们庄里男人可不少呢,都是孤家寡人一个,你想找个像天冬那样的肯定不行,天冬已经被咱们巧婷也定下来了,其他人还是可以的,有没有看上眼的,姐姐帮你啊?”

“红花姐姐!你不要笑我!”那小姑娘顿时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惹得周围的人都揶揄地笑了起来。

红花又看着其他人道:“你们笑什么,你们也一样,要是有看中的人,我就给你们牵线搭桥,主子说了,庄里的人若是有彼此属意的,她可不会反对,要是最后成就好事了,宴席院里还给你们按照不同组别送你们几桌席面!”

这话也是今天秦霜透过玄参往下传达的话,庄里几个各方面负责人,如厨房的红花,刘倩倩,还有主要负责厨房守备的海棠,都被告知负责往下通知。

厨房里的人听了果然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兴奋地追问起来,“真的假的!?怎么回事,红花姐姐,你再仔细说说?东家是怎么说的?”

张巧婷因一大早就和天冬出门,并不知道这回事,也惊讶地看向红花,后者便给他们传达了一下秦霜颁布的如意庄的新的福利。

日后,如意庄内但凡有人成亲,不论对象是否是庄里的人,按照不同组别都会有不同规格的成亲福利和礼钱送给他们,其中要是两个人都是庄里的人,以组别高的人来计算福利。

三组人送十桌席面,礼钱五两,二组人送二十桌席面,礼钱十两,地字组送五十桌席面,礼钱二十两!庄里人成亲的时候其他人肯定得喝喜酒,一共一百多号人差不多刚好够十桌,所以最低限才是十桌,到时候若还有不够的,便需要成亲的本人自己添了,至于地字组的五十桌,要是另一方没那么多亲朋好友,也不用担心坐不满,到时候直接办流水席,只需要给个本钱就可以,绝对亏不到他们什么。

最惊人的还是地字组的另外一个福利,但凡地字组成亲,除了席面和礼钱,还会额外送一个小宅子,价钱在五十两前后,可以选择在城里,也可以选择在其他地方。

这么好的福利,直接把所有人都听傻了,连张巧婷都呆住了,天冬不就是地字组的嘛,还是一号呢,要是他们俩的事最后成了,不就是按地字组的份例,能送五十桌席面,得二十两礼钱,还有小宅子拿!?

这真跟天上掉馅饼似的啊!别说张巧婷不太敢相信,其他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红花和刘倩倩起初听见的时候反应和他们也没差多少,想想看,就说地字组吧,一共二十个人,每个人都给二十两礼钱,加起来可就整整四百两,还有五十两银子的房子,二十人就得一千两呢!当然,要是两个地字组的人,比如红花和半夏成亲的话,还能省一些,可这么一大笔礼钱出去,也够让人心惊肉跳的了。

把二三组的都算上,等所有人都成亲了,秦霜至少得出血两千多两,别忘了其中还有加起来数不清的几百上千桌的席面呢,那不也都是钱嘛!

这样的大手笔,还是给身为奴籍的他们,在大户人家定是任人打骂,随意欺辱的对象,不少人都激动加感动地红了眼眶,心底里越发肯定了一定要为如意庄鞠躬尽瘁,好好将如意庄发扬广大,以报答两位主子(东家)的恩情。

他们这种感情变化,或者说是升华?进化?也算是在秦霜的预料之中,花个两千多两能让庄里的人对她和阿辰更加死心塌地也不算吃亏,自从如意庄开张以来三个组的人都很努力地工作,日常训练方面也没落下,上山采药也很勤劳,几乎没人偷懒,对这样勤劳的人,给这些福利也是他们应得的。

厨房里因这个对他们而言算得上天大的好消息欢腾一片,好几个人笑哈哈地说,为了这些福利也得赶紧成亲。

当然,大多就是说着玩罢了,虽然他们很感激自家东家的一片心意,但真要说为了尽早得到这些礼钱或席面就随便找个成亲也不至于,毕竟秦霜标出来的礼钱大多都是各组的人自己攒一段时间自己也能攒下来的,如三组的五两礼钱,攒个半年左右也差不多了,二组和地字组的更是和他们每月的工钱一样数目,相比之下反倒是白送的席面更值钱一些。

君不知宴席院每次接待客人最少也要十桌以上,最低三十两以上吗?虽说这里头成本只占很小一部分,但要是地字组份例的五十桌,也不老少钱了,而且如意庄的宴席院席面如今在城里的名头也大着呢,要不是推出了会员卡后稍微缓和了一下,还不知道多少人想定都订不到位置,只能往后延,或者提前两三个月定。

他们也就是因正好是如意庄内部人员,所以在这方面没有限制,秦霜给出的福利当中也包括了一项定好日子后宴席院会为他们另外再开放一天的特权。

这些对他们而言都是天大的喜事,一群人叽叽喳喳地半天都没能消停下来,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幸福期待的笑容,好像已经看见自己成亲时候的光景一样。

厨房这些人里头除了张巧婷,也就一个红花和半夏彼此属意,但半夏短时间内回不来,所以就算有好福利,红花也暂时指望不上能成亲,看上去态度反而最为平静淡定。

刘倩倩和他们也说笑了一会儿,后来不知想到什么,忽然拽着张巧婷到一个角落,偷偷说道:“你爹娘那边不是还没同意你和天冬大哥的事情吗,等你们再去征得他们同意的时候就把这些也告诉他们吧。”

刘倩倩出这个主意倒不是想靠着这点利益让张叔张婶点头,而是觉得如果让他们知道如意庄的人就算是奴籍也不用担心过不好日子,说不定张家就不会太为难张巧婷和天冬了呢?

秦霜算得上是不可多得的,不,是举世罕见,独一无二的好主子了,不剥削手底下的人,出手又这么大方,只要能继续留在如意庄,奴籍也不用担心吃亏啊!

张巧婷也明白刘倩倩的意思,也想着下次再回家的时候就把这些告诉她爹娘。他们不同意说到底不就是担心她和她以后的孩子会受苦吗,真要说是担心被人说闲话,她才不信,她自己的爹娘她心里明白,他们再反对也都是为了她着想,只要她想办法让他们安心,他们就不会再反对自己和天冬的亲事了。

张巧婷和天冬的事情在如意庄内部已经不是秘密,但秦霜特意让玄参提醒他们不要在客人们面前多嘴,毕竟俩人的事儿还没成呢,万一中间出什么岔子,他们庄里人经过秦霜他们的培训,思想方面不会像外面的人一样迂腐不开化,不会觉得没成亲的俩人走得太近拉个手是有伤风化,对名声有碍,但其他人就不行了,还没成亲就流出什么不好的风言风语的对张巧婷并不好。

因此,如意庄的客人们近来只奇怪地发现如意庄的伙计们不知道为什么,心情都格外地好,面对他们的时候的笑容也仿佛比以前更加灿烂了几分,有些好奇的客人们便问他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喜事,伙计们也笑呵呵地说的确是喜事,但再具体问是什么喜事,所有人的嘴巴都紧得更蚌壳一样,一个字儿都撬不出来,让不少没事喜欢八卦的客人们心里那叫一个痒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