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公子李瑜(二更)(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2506 字 1个月前

薄荷抿唇一笑,道:“暂时安排在主院原来王才住的房间里去了。”

虽说将客人安排到主院不太妥当,但谁让现在主院很被主子嫌弃呢?主子早说过,就算把主院翻新了,他们也不打算住进去,以后直接将现在住的院子当作主院,正翻修的被人脏了的院子,当作客院。

不是贵客吗,那就安排到最新出炉的最好的‘客院’去好了。

秦霜和阿辰对薄荷的安排也很是满意,默契地笑了笑,秦霜道:“做得好,走,去看看这位贵客是什么来头,谱怎么那么大。”

反正他们手里有司徒玉给的牌子,有司徒家作为后盾,她还真不大相信来的人身份能大到连司徒两个字都不好用,说不定实际上连司徒家的名字都不用亮出来。

去主院的路上,秦霜又向薄荷询问了一下那位‘贵客’的长相年龄,对方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衣着不凡,气质一般,但身边带着看上去身手还凑合的两个护卫,一个小厮,四人组合前来的,从穿衣打扮和言行举止可以判断出对方的出身确实不凡,至少是富贵人家的公子,或许是大商贾,也可能是官宦子弟。

只是这个出身想来确实是不太可能超出他们目前能惹得起的对象的范围,因为要是那青年确实惹不得,身边的护卫也该有点能耐,可薄荷却很随意地用了‘凑合’两个字,那就代表对方的身手确实只是凑合,比不得上地字组的人,这分量就很难得到秦霜和阿辰的重视了。

而且,据说这位客人还是每一个一段时间就要来莲城,住灵秀山庄几天?这是什么毛病?莲城的风景虽好,但看一两回也该腻了,怎么还三天两头往这儿跑?

“听说是为了三天后莲城的一件盛事来的。”薄荷将从庄里下人嘴里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莲城有一家多宝阁,内里什么好东西都有,玉器也多,据说多宝阁每个月都会开一家赌石会,吸引许多客人前去一掷千金,那位客人几番专程过来便是为了赌石的。”

薄荷不太了解什么是赌石会,说完便好奇地看向秦霜,后者显然也很诧异会听到这种事情,颇觉新鲜地挑着眉道:“赌石?”

她倒是真没想到还能听到这么个词儿,不过转念一想,莲城周边除非风景优美远近驰名外,似乎确实是听说过有颇为丰富的矿产资源,想来这矿产资源就是玉矿了?那么莲城多玉石,又有赌石就不奇怪了。

“关于赌石会还听说了些什么,都说说。”秦霜来了兴趣。

薄荷回忆了一下,说道:“据说这个赌石会每月都有,吸引了许多有钱有势的人参加,赌石会本身规模不是太大,但非常热闹,而且每次至少都能开出一个好玉来,每每都能卖出至少几千两的价钱呢,若是偶尔有极品的玉石,更能互相竞价拍出个天价来。”那天价自然是上万两,甚至更多。

就一块儿只能看不能吃的玉石就能价值大几千两甚至上万,薄荷是理解不了的,丹参和辛夷听了以后也直惊叹地说那些有钱人果然是有钱没处花了,真没地儿花给他们拿来耍耍啊!

“赌石会有人专程解石,有人专门买别人解出来的好玉,解石的运气好能一夜暴富,买玉的运气好则能买到好玉珍藏,各有收获,而且听闻赌石本就如同赌博,很是刺激,其过程也让人心惊肉跳的,总之就是相当吸引人眼球。”

从流程上来说,基本上和秦霜了解的现代也存在的赌石没什么分别,听薄荷说了这么一番话,秦霜对这个赌石会也有了些想法。

“赌石会可限制参加的人?”秦霜问道。

薄荷摇头,“并没有,任何人,哪怕是奴籍的人,只要有银钱买石头,都可以参加,不过据说赌石会是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对所有人开放的,还有一部分则是一些达官显贵们得了帖子才可以在多宝阁内专设的场子里进行拍卖,拍卖一些极有可能开出极品玉的石头,然后当场解石。”

秦霜了然,这种私人的拍卖解石环节准备的石头大多数都能出绿,分别只在于品质好坏和玉的大小,是专门给有钱人一掷千金设计的。

“霜霜想参加那个赌石会?”阿辰扬眉看他。

秦霜勾唇笑道:“你不想去玩玩?说不准咱们也能解出一块儿极品美玉来。”低头看看怀里粉雕玉琢的团团,还有阿辰怀里眨巴着眼睛笑着看她的圆圆,道:“若是能出块儿极品玉,咱们还能给两个小宝贝一人做块玉佩拿着玩。”

别人得了极品玉石都是拿来珍藏,但他们嘛,和薄荷的想法有那么点相似,反正他们不缺钱,极品玉石再好看,价值再高,又不能吃,也就拿来赏玩,他们对玉不感兴趣,但玉石养人,给两个小宝贝拿着玩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

阿辰亲亲儿子的白嫩脸蛋,脸上被儿子的小胖手轻轻拍了两下,不自觉地露出傻爸爸表情,笑道:“也好,给团团圆圆弄两块儿最好的玩玩!”

秦霜的系统商城里不是没有玉石卖,当初送沈庭的那块小玉佩见面礼就是她从商城里挑选的,只是商城里的玉,怎么说的,或许是因为直接从玉矿里大批量采集的?除了少量做好了成品的,大部分都是原石,很大的那种,最小的也有足球那么大……那种东西怎么拿出来?拿出来能把人吓死。

足球大小的帝王绿玉石才不过价值几千点,显然玉石这种东西在未来世界并不那么值钱,玉矿也只是没什么用处的矿产,要不是为了扩充商城内商品种类,说不定玉石类矿产都不会被收入里面。

他们并不缺玉石,缺的是解石时的那种紧张心跳的乐趣,看别人紧张也是个很不错的乐子,来到莲城几天被山庄和药堂里的事情弄的心情实在不怎么好,正好参加个赌石会转换转换心情。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主院,院内正好几个找来的瓦匠木匠忙活着重新粉刷墙面或重打一些家具的伙计,忙得热火朝天,秦霜只看了一眼便没再留意,继续往后院走,找那位很是挑剔的贵客。

主院的翻修是从前面会客厅开始,后院还算安静,刚一进院子里,就看见很附和薄荷描述的青年正坐在摇椅上在院内晒着太阳,一只手摇着一把纸扇,另一只手里则把玩着一块儿玉佩,正对着阳光照着欣赏,青年的身后有个模样秀气的小厮守着,左右各有一个护卫凛然而立,青年的样貌本身也还算出色,乍看之下,这么一副画面是既赏心悦目,又有派头。

如果,忽略掉青年不知道想到什么露出的傻透了的表情的话。

那带着花痴样的笑容,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想女人了,配上长得不错的那张脸,真心有些毁形象。

好在,这人给人的感觉倒不是真的蛮不讲理,飞扬跋扈的纨绔,大概,住宿的问题应该不会太麻烦?

那青年身边的小厮最先发现了他们,在那青年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青年很快回过神来看向他们,看见薄荷以后当即皱起了眉头,又打量了一番秦霜和阿辰,在看见团团圆圆时目光微微一亮。

秦霜等人走过去,率先开口:“听说这位公子对住宿方面有些意见想提?”

青年,即李瑜皱着眉头脱口道:“不是有些意见,是非常有意见!”说着直接站起身,目光还一直有意无意地往团团圆圆身上瞟,但口气却不怎么太好地责问道:“原来我一直住着另一座院子,也早就和那姓王的定下了那里,每次来此都是住在那院内,那里便是专程为我准备的,这次怎么就许我住了,你们的待客之道就是如此吗!”

阿辰懒懒道:“这里是灵秀山庄的主院,论起来比那院子还要好,你有什么好不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