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终于见面(二更)(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2434 字 1个月前

对秦霜和阿辰的到来,郑老爷子非常意外,可转念一想,应该是那位的事情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才如此迫不及待吧。

想到他堂侄子调查到的那个只有半张侧脸的肖像画的主人的身份,郑老爷子的神色便说不出的复杂难辨,不过赶往前厅的速度却是不慢,既然人都来了,该说的还是要说,不然他的人参可就不好弄了。

他可是听说前两日秦霜和阿辰二人还曾去过庄家一趟,上次在拍卖会上就曾见过他们和庄家大少爷庄青云一起,似乎是相识,既然他们能让给他一支人参,那么相熟之人又怎么会少?不早点把人参弄到手,他也怕时间拖得久了人参被还给别人。

饭厅里的人陆陆续续地都跟着郑老爷子离开,待大房的都走了以后,满心慌张的刘氏忽然抓住郑德的衣袖,迟疑片刻,咬了咬下唇,道:“我今日身子不太爽利,你看,是不是就不去见客人了?也免得到时候有所怠慢,对客人不太好。”

“你身子不舒服?”郑德眉头微皱,“若是还能坚持便坚持吧,你忘了,那二人可是开药堂的,爹之所以对他们颇为客气正是因为他们有难得一见的年份极高的人参,除了人参外想来日后也能弄来不少珍贵药材,你身子不舒服更该一块儿去见见,等有需要的时候也好让爹帮着弄点药材,说不准那人参也能多分到两片。”

而且,他总觉得老爷子对待那二人的重视程度,并不只是因为对方能弄来珍贵药材或是和老爷子一样喜欢赌石,懂玉,或许还有什么事情是老爷子没有和他们提的重要的事情。

“可是……”刘氏咬牙,她根本不敢,也不愿去见那可能是她十几年没见过面的闺女,当年她离开的时候秦霜还小,倒是不怕她会认出自己,但其他人呢?会不会有人发现她们长得相似,从而怀疑什么?

要是被人知道秦霜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她还怎么继续在郑家待下去!二房的那些小妾必然也要在她面前落井下石,趁机谋求上位!她好不容易在郑家站稳脚步,一点都不想让现在的生活有任何改变!

为什么,为什么秦霜偏偏要来莲城,还偏要和郑老爷子扯上关系!刘氏心底里无法控制地生出埋怨来。

郑德没发现身边人的情绪,只低声道:“大房的人都去了,我们二房若是少了人,怕是要被大房打压,若是让大房的和那两个客人交好,日后在这方面有需求对方先可着大房,我们岂不是要吃亏?”

郑家两房平日里虽然看似和平,但一旦牵扯到利益,也难免互相竞争,虽说倒不至于拼得你死我活互相算计的地步,但良性竞争,不过节的一些打压是必不可免的。

刘氏倒是对郑德的话并不以为然,虽然她并不希望秦霜的出现影响她现在的生活,但若是真到了有什么利益需要谋求的时候,秦霜若知道她的身份,难不成还会帮着外人,却不向着她这个亲娘吗?他们二房这一次是怎么都不可能输给大房的。

“好了,闲话就莫说了,快走吧,去晚了就不好了。”说着,郑德直接拉着刘氏离开了饭厅,不给刘氏半点拒绝的机会。

刘氏几番想挣扎,可最终还是只能尽量收敛了情绪跟着自己的丈夫一块儿去见客。

郑家正厅,郑老爷子端坐在主位上,左侧下手边第一位是郑家老大郑礼,身侧是正妻王氏,怀里坐着小女儿郑佩佩,再旁边坐着大儿子郑贤,然后是二房,隔着两个位置坐着郑德已故正室所出的大女儿郑云淑,旁边刘氏所出独子郑孝。

郑家管家去请秦霜一行人进来,而郑德和刘氏和秦霜阿辰几乎是同时出现在厅前,刘氏总想着尽量避免和秦霜的接触,哪怕是到了前厅里也尽量少说话,不要引起注意,可谁曾想,她之前的磨蹭却反而让她和秦霜碰了个正着,在还没完全做好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毫无预警地见到了阔别十几年的女儿!

没错,当看见秦霜那张脸的时候,她心底里那一点点的侥幸便瞬间当然无存,几乎是立刻就确认了,这就是她的亲生骨肉,被她留在同福村的秦霜。

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怕十多年没见,哪怕是当时秦霜也不过只有一两岁大,可那种说不出的感觉,却能让刘氏断言对方的身份,相比之下,秦霜可没有这种特别的感应,本来她也不是真正的秦霜,能和刘氏有什么感应?如不是如此,也没必要提前先把刘氏的画像弄来了,就是怕真的见到了也需要花费些精力才能从中找出刘氏来,当然,郑家人若是自我介绍一下,就算她认不出来,他们也会指给她看,不过现在嘛……

倒是完全省了这个步骤了,秦霜面上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面前整个人僵住,瞪大眼睛的妇人。

之前拿到手的肖像画只是半身像,只到肩膀处,主要是为了辨认刘氏的脸,而现在,看着面前一副贵妇人打扮的刘氏,秦霜也不免在心里啧啧称奇,嫁入大户人家的女人果然是不一样了,刘氏身上哪里还能见得到同福村的那些妇人们身上的粗鄙气息?从里到外地瞅着都像是出身很好的有钱人家的夫人,阔太太。

虽然表情中带着那么点震惊和慌乱,却也难以掩饰她面上那种长年来对外保持着的高高的架子,郑家在莲城地位不凡,平时有许多人要奉承巴结着,身为二房太太,刘氏自然也早就习惯了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只是,这种模样摆到秦霜面前,就不免有些可笑。

秦霜对刘氏的打扮感想颇多,反之,刘氏对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刘氏虽然第一时间就认出了秦霜,但秦霜的衣着打扮,还有神态,也同样让刘氏不敢相信。

秦霜出身同福村那样的穷乡僻壤,又是在秦李氏和田秀花两个刻薄女人跟前长大,在刘氏看来,也该是和那两个女人一样被养得上不了台面才是,可眼前的人,哪里又粗鄙村妇的样子?皮肤白皙,容貌清秀可人,面带着微笑,身上穿着并不会显得太艳丽,却也难掩其身上那种说不出的干净气质,秦霜的模样看着不但不像个乡下来的丫头,甚至比起郑云淑来,更像是出身世家,教养极好的富贵小姐!

不过很快,刘氏便想起来,公爹说过秦霜和她的丈夫经营着药堂,还有闲钱去参加赌石会花七八千两银子买一块玉石,可见生活条件是非常不错的,如此一想,能有这么一身不俗的打扮倒也说得过去,至于气质,即便是秦霜这几年发达了,从小养成的习惯是改变不了的吧?

总归刘氏并不相信秦霜除了表象,内里真的能像大户人家的小姐那般知书达礼,从某种方面,也可以说,她不相信除了她能好运的成为郑家的儿媳妇,秦霜难不成也能有这等好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