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震惊不断(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4619 字 1个月前

他早在一开始就该这么做,根本没必要进到这破庄子里来被如意庄的人接二连三地冒犯!就算如意庄赚再多的钱,面对官兵也不会有半点反抗之力,更不敢有反抗之心,这些人方才之所以敢大放厥词,还不是以为他们是微服而来,不会轻易动用武力对并没有犯什么罪的百姓出手?

换言之,就是他们对这些人太客气了,才让他们得寸进尺!不给他们点厉害看,还真以为堂堂朝廷命官可以随便他们这些贱民出言不逊都不会拿他们问罪呢!以为手里攥着丰产的法子他们就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等把他们全部拿下,什么法子,哪怕是他们如意庄赚来的大笔的钱财,到时候还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全部‘充公’,到时候不只丰产的法子能到手,还能白得一大笔钱!

他可是听说这如意庄赚了相当多的钱,给两仪县增加了不少税收,每月好几千两的收入,开张似乎都有一两个年头了,最少最少还不得能捞到好几万两银子?方郝越想越觉得这法子很妙,再不愿意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狠话一放下便急匆匆地甩袖离开。

从他离去时那愤怒中带着难以抑制地兴奋和跃跃欲试的态度,不难猜出他打算去做什么,李县令皱了皱眉,没说话,倒是宋知府带着几分兴味和试探地看向秦霜二人,“方郎中身为五品户部郎中,职权不小,二位不担心他会对如意庄不利?”

阿辰扬了扬头,哂笑道:“区区一个五品郎中罢了。”司徒玉虽然也不过是从五品户部员外郎,但只一个司徒一姓,方郝在司徒玉面前就什么都不算,更别提司徒玉上头还有他大哥,他老爹在。

有司徒家给他们做挡箭牌他们要是还会被个五品郎中怎么着,分讯装置所需能源石也不用继续提供,方便他们打胜仗了。

宋知府等人都以为他们手里只有一个丰产的法子能够在短时间内增强玄天国农业方面的水平,殊不知早在他们之前,他们的手都已经伸向边防战事上,军事方面也得到了他们的帮助,论其价值来,他们可远远比这些人想象的还要大得多。

没有自保能力的人手里得了自己护不住的东西只会招来杀身之祸,但他们却不是其中一员,又岂会怕个什么方郝?真要怕也是怕对方就此半途而废,让他们找不到借口把人收拾了!

阿辰也不管自己随意的一句话会让宋知府和李县令怎么想,懒懒地说道:“碍事的人走了一个,继续往下谈吧。”

说前半句话时不经意地扫了眼李县令,走了一个后面没说出口的眼神含义为何,众人心知肚明,只是李县令脸皮也够厚,即便是听懂了对方的已有所指也只作不知,稳稳地坐在位置上继续微笑着,打定了主意要听接下来秦霜和阿辰打算向宋知府提什么要求。

眼下的情况,他也明白,想不付出任何代价得到丰产的法子已经不太可能,既然如此,甭管远不远付出代价,至少得先看看秦霜等人所图为何,也好心里有个底,知道接下来怎样做才能使自己得到最大的利益又不会麻烦缠身。

方郝去做什么他也大致猜得到,方郝能否成事,也得观察一番,若是能成……自然最好不过。

李县令的想法就是,静观其变,见风使舵。

“我们的要求其实说简单,对官府而言应该也算简单。”秦霜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们确实不缺金银钱财,但却有其他需要的东西,若是想换取丰产的法子,需要用这些做交换,而这些东西,寻常百姓便是有钱也很难买得到,只能通过官府购买。”

宋知府心头隐隐有些猜测,又不太确定,“具体是何物,但说无妨。”

秦霜道:“上等大米,或者上等大米的粮种,若是有珍贵的药材,也可作为交换物。”

宋知府和李县令心里惊了一下,表情都有些诧异,显然都很意外她怎么会想要上等大米,难道只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一般有钱人家能每日吃上中等大米便已是极大的享受,便是他们这些官员,品级低的也只能买得到中等大米吃,上等大米,宋知府这样的四品官员每年也只能买到百来斤,最多吃上一两个月便没的吃了。当然,若是觉得吃不够,也可以透过特殊途径买,想吃的话,倒也不至于缺了这点口粮。

但李县令这样的七品官想吃到上等大米就很不容易了,路子不够,品级太低,最重要的是,即便有路子,他的钱也不够,如郑老爷子能弄来数千斤的上等大米,单靠着他商人的身份自然弄不来,主要还是靠的郑知府四品官员的路子,额外再加上他的家当够丰厚。

能弄来上等大米的路子实际上也并不是不被朝廷监管着的,正因为同样受到一定程度的监管,某些想购买的人也得留心着分量,别买得太过火花了一大笔只凭着俸禄根本拿不出的钱财,一旦花了自己不该拥有的大笔银子,就和直接告诉上头自己贪墨没什么分别,所以就算有钱,在这方面,也只能装‘没钱’,这才是很多人很难弄来上等大米的原因。

李县令要是想尝尝鲜,除非是往找到机会给上头卖了好,上头给些好处时顺便会送来些上等大米才能解解馋,不然就只能学莲城那些商人,和官家交好,用官家的路子,花的却是商人的钱,之后商人再用得来的大米作为感谢官家借路子的谢礼。

但这样弄来大米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人说成是官商勾结,虽然没做什么不该做的事,但却也对官途有碍,须得谨慎再谨慎,如无必要的,一般人也不会这样做,毕竟,上等大米味道再好,也就那么回事,这世上又不是只有这么一种粮食好吃,其他就没有能吃的东西了。

正因为不是生存必需品,秦霜提出这样的要求,才更让人费解,闹不懂她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珍贵的药材倒是不难理解,如意药堂是他们的产业,想为自家药堂多储备点好药很正常。

李县令思索片刻,问出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你们想用多少粮食或粮种,药材来叫唤丰产的法子?”

能够造福整个国家的法子,价码恐怕不会太低吧?说不准得用几乎一整年全国上等大米的产量来换取更多能让下等大米丰产的法子也未可知,谁让上等大米的总产量和下等大米完全没法比呢,硬要用数据来显示,大概是一比一万甚至更多。

用营养丰富,只有少数人能享受的‘一’比例的上等大米一年的收成,来换取营养一般,却能养活整个玄天国的百姓食用的‘一万’比例的下等大米未来无数年的收成,这买卖似乎也不算太不划算。

“换多少粮食或粮种,得取决与你们的需要,而不是看我们。”秦霜意味深长地说道。

宋知府和李县令都一脸茫然莫名,宋知府道:“此话怎讲?”

阿辰道:“你们以为,所谓丰产的法子是什么?前所未有的种植手段?还是田地或种子有什么特别之处?你们是不是认为,只要我们把法子说出来,日后你们便能任意地根据需要将这法子推广到玄天国的各个角落?”

“难道不是?”宋知府狐疑地问道。

阿辰嗤笑一声,摇头道:“当然不可能,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实话告诉你们好了,这法子,就算我们说出来,你们也别指望能够一口气从我们手里买走‘它’,然后至此你们任意施为,再与我们没有关系。只要你们想让任何田地持续不断地丰产,便会一直都需要和我们合作,一旦断了合作,丰产便也将成为不可能。”

宋知府和李县令眼神微变,宋知府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沉吟许久,才道:“既然话已至此,可否请二位坦诚告诉我们,这所谓的丰产的法子,究竟是什么?”

秦霜和阿辰互望一眼,秦霜慢吞吞地吐出两个字来:“肥、料。”

“肥料?”宋知府一脸错愕,李县令更是满脸不可思议,“你的意思是,你们之所以能让田地粮食产量增加,是因为用了特别的肥料?”

“没错。”说到这份上,秦霜没打算继续隐瞒,也可以说,要不是前头有方郝不断地蹦跶着说些不知所谓的蠢话,她就把肥料的事情说出来了。

“我们如意庄的田地之所以种什么都能保证大丰收,正是因为田里用了一种只有我们才能弄得出来的特殊肥料,只要用了这种肥料,就能让稻谷的产量每亩地增产最多一百五十斤到两百斤。”

“一百五十斤到两百——嘶——!”李县令不由自主地吸了口气。

这一回便是一直颇为镇定的宋知府都有些傻眼了,不只是因为所谓丰产的法子的真面目的出人意料,更是因其效果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如意庄以及左右庄的田地秋天收获之时,玄参并没有让人特意秤过收获的粮食有多少,前面收割,晒谷等步骤由左右庄的长工和如意庄的人来做,但最后将脱壳后的粮食装进麻袋的最后一个步骤却全部由如意庄内部的人来处理,因此,真正知道最后粮食装了多少的只有他们自己人。

长工们或许能目测看出是大丰收,比他们认知当中的粮食产量多出不少,但具体多了多少,他们心里却也没个准数,盛城那边有凤仙和半夏一块儿把关,在保密方面做得也相当不错,若不是他们那边保密功夫做得好,也不至于到现在才让丰产的消息漏出去,既便如此,外人也不清楚具体能增产多少。

宋知府和李县令曾经设想的,也不过是每亩地大约能增产百来斤便是极限了,这还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数据,说不定最多每亩地也就能多五六十斤的产量,便是这样的数据,也让这些官员们兴奋不已,连京城的高官们都被引起了极大的兴趣,蠢蠢欲动起来。

可现在,秦霜却告诉他们,真正丰产的数据,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五六十斤?百来斤?呵呵,人家最多能每亩地增产两百斤呢!比他们最多的预算还要翻了一倍!

只这么一个消息还不够刺激他们的,秦霜更接着说:“这只是下等大米和小麦的增产数量,若是番薯,芋头,土豆,玉米等本就高产的作物,只要侍弄天地的人别是个外行人,最少每亩地增产三百斤不成问题。”

番薯土豆这类作物,哪怕是在这产量不高的古代,也基本能保证亩产千斤,若是用了系统商城出品的肥料,保底估计能在一千斤的基础上增产三百斤,若是种地的人侍弄得好,一千四百斤也并不是很困难。

每亩地多四百斤产量,一百亩便能增产四万斤!一千亩地便是四十万斤!一万亩便是四百万斤!四百万斤粮食,能养活多少人?只要能把这肥料用到玄天国境内所有的田地当中,还担心国内会有饿死的人?

有了这么多粮食,国内各地的粮仓必然都能保证满仓,甚至说不准粮仓还得扩建,不但每个府都会有粮仓,很大可能每个城里都得背着粮仓,一旦某处再发生天灾,直接动用本地粮库库存就能足够解决难民们的吃喝问题,还谈什么下拨赈灾粮?自给自足便能解决所有问题了!

一个国家每年都需要消耗大批量粮食的地方有两处,其一,便是赈灾粮!其二,是军饷!粮草!后者的多寡会直接影响边防将士们能否打胜仗!

之前宋知府等官员们想象中,能通过如意庄握有的丰产的法子先解决了往后赈灾粮方面的难度,保证国内粮食产量不高的地方也不会再有百姓饿死,便已是一大功劳,至于军饷方面并没有深想,最多就是觉得只要不用再动用太多国库库银,省下来的库银可以用来发放军饷,到时候边关的将士们自然不必饿肚子。

可而今看来,他们太天真,太小看如意庄了!这法子若是真如秦霜说得这般增加如此多的粮食产量,不管是赈灾粮还是军饷,都不用再从国库支取,国库的库银完全可以拿来做更多利国利民的事,国库充盈,则国家更加强盛,在与他国的贸易往来方面也会更占优势,其好处之多三言两语都说不清!

种种想法在宋知府和李县令的脑子里飞快地掠过,半晌,宋知府才稍稍缓过劲来,却仍然难言激动地双手握拳,声音有些打颤地向秦霜二人确认道:“你们说的,可当真?那肥料,真的能帮保证如此多的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