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接二连三(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2463 字 1个月前

胡大富的担心有些多余,那女人成功把胡雪的脸划花以后已经解了一口恶气,深知自己几刀下去留下的伤口有多深,确定胡雪的脸已经没办法保住后,女人就逐渐冷静了下来。

她虽然厌恶胡雪,更厌恶放纵胡雪的胡家人,但也不会在胡家人都在的时候,还在周围有这么多围观之人时对胡雪以外的人迁怒。

没多久,胡海就带着一个老郎中来了,郎中虽然路上听说了大致的事情经过,但真正看到胡雪那张脸时仍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一定要救救我家雪儿!”何氏急得死死攥着老郎中的胳膊,“就算用贵一点的药也没关系,一定要把雪儿的脸治好!她一个女子最重要的就是这张脸了!”

胡海和胡芸也一直紧张地看着老郎中和因流血过多精神萎靡又受到惊吓进入半昏迷状态的胡雪,本来胡大富是盯着那动手伤人的女人的,但郎中一来,注意力也都转移到了郎中身上。

郎中在震惊过后也赶忙帮着处理伤口,擦掉血迹,给胡雪上药,当血迹都被擦掉,胡家人也傻了眼,那深深的伤口刺痛了他们的眼睛,几欲让他们目眦欲裂!这伤口之深,再看郎中一边上药一边摇头,想也知道,这张脸肯定是要留疤,保不住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胡家人别提多心疼了!这几天他们家的债用大部分胡芸和小部分胡雪赚来的钱早已经还清,还剩下不少,家里添置了不少好东西,他们每个人各自也换了新衣服,肉也买了不少,算是刚尝到了甜头正在欲罢不能,准备大赚特赚的时候!

可就在这关键时候,胡雪的脸居然被毁了!?而且是左右脸各自都有两道特别明显却很大的伤疤,藏都藏不住,有这些疤痕在,根本不能指望她能继续靠着伺候男人给家里赚钱了!这得少多少钱啊!一个月少说得七八两银子,一年近百两,十年上千两,这笔账一算,胡家人心肝脾肺肾都疼起来了!

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好容易得来的摇钱树就这么没了,赔!必须让那该死的女人赔偿他们家的损失!这是除了胡芸外的另外三个人几乎同时浮现出的想法,等郎中说起诊费足足要一两银子的时候,更是确定了这一点!伤又不是他们造成的,这诊费肯定也要让伤人者付才行!

胡大富扭头就想冲着那女人发难,可才转过身,却猛然发现,周围只有熟悉的街坊邻居,却再也找不到那女人的身影!

胡大富大惊,“那该死的女人哪儿去了!”

“什么!?爹,人跑了!?”胡海惊得弹起来,赶紧四下看了看,果然没看见那个满脸疯狂的女人,气急败坏道:“爹!你怎么不好好看着点!居然让她给跑了!这下我们家可亏大发了!”胡雪伤成这样,不但以后不能赚钱了,现在还得给她付药费,本来有始作俑者,他们还能多省点,说不准能让对方赔偿一些钱,可人都没了,还赔什么赔!

“你们谁看到她什么时候跑了!”胡大富瞪眼望向那些围观的人,却见他们一个个移开视线,没有一个人主动开口回答他。

看着他们瞥向胡雪和胡芸鄙夷的目光,还有看着他时同样不屑一顾的表情,胡大富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恐怕那女人跑的时候这些人都看在眼里呢,却没有一个人开口告诉他们,就因为他们看他们胡家人发达了心里嫉妒!

好吧,姑且不论他们到底只是不想和这么一家不要脸皮的一家人为伍,还是什么狗屁的嫉妒,反正他们当中确实不少人是看着那女人溜走的,可那又怎么样呢?他们本来也没那个义务非得通知胡家人不是?他们自己不盯着点,难不成还指望他们这些外人帮他们看着人吗?凭什么呀!

要不是胡雪勾引有妇之夫,今天这事儿怎么会出?说到底,还不是报应来了吗,胡雪这是应有此报,自作自受!

事实证明,人啊,就是不能干缺德事,不然报应来的特别快!

街坊们看了会儿热闹,说了不少风凉话和讽刺话,后来胡大富火大了差点和他们打起来,这才让他们稍微歇了劲儿,各自散了,反正回去以后他们也有的是机会说今天的事儿,才刚做那档子事儿没几天就遭了报应,这可是个相当有说头的话题。

胡家人把胡雪抬回屋里躺着,胡海又跟着郎中去药铺抓药,留下胡大富,何氏和胡芸三个人守着胡雪。

“真是要人命啊!那个丧良心的,居然把雪儿伤得这么严重!好好的脸给毁成这样,以后还怎么,怎么——哎!”何氏看着胡雪满脸的药膏,好一阵捶胸顿足。

胡大富的脸色也黑得跟墨汁一样,望着胡雪的目光闪烁着肉疼和愤怒两种情绪,有为自己闺女受伤心疼的,但更主要的,自然还是和何氏心里最心疼的没办法再继续给家里赚更多钱的恼火。

“雪儿一定知道那女人是谁。”胡大富沉声道:“等她醒过来,就问她,不怕找不到那女人算账!到时候我们就去让那女人赔钱!不赔钱就把她报官!她一定会害怕的!”

“报官!?”何氏一急,眼底有些慌张,“可是,万一报官了我们也吃亏怎么办?毕竟,咱们家现在在城里的名声并不好,而且雪儿又是做那种事的,勾引有妇之夫这种事,人家到了县衙也可以反过来告雪儿的,到时候要是县令大人偏袒……”说不准到时候他们家反而要跟着遭殃。

胡大富面上有几分犹豫,但很快咬牙道:“就算县令大人要偏袒,那女人伤人也是事实,就算要罚雪儿,那女人也跑不了!那女人肯定也怕被告官,不然她就不会单独过来伤雪儿,而是直接去报官状告雪儿了。”

何氏想了想,也觉得很有道理,寻常百姓大多都不愿意为了点小事就惊动了县衙,能私了的都尽量私了。

胡芸小声道:“要是那女人就是不愿意赔偿我们怎么办?”

胡大富狠狠瞪了胡芸一眼,但也知道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换作是他,肯定也不乐意赔钱给勾搭自己婆娘的人。

“要是她不肯给,咱们就把她的脸也给划花了!”胡大富目露凶光,“雪儿的脸都毁了,不说不能继续赚钱了,便是日后再想嫁人都不行了,不管是赔钱还是以牙还牙,都必须让那该死的女人付出代价!还有那女人的丈夫,要不是他和雪儿好,他的疯婆娘怎么会来胡家找茬!他也要负责,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