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好事不断(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4650 字 1个月前

“你,你们,你们就不怕我们报官让官差抓你们吗!”何氏扶着腰怒吼道。

那大汉和几个兄弟哈哈大笑,“你有本事就尽管去告啊!我还不怕告诉你!我们家夫人可是县衙里师爷家的表亲,关系亲着呢!你嫌被收拾得不够尽管去告啊!看到时候县衙是收拾你们还是收拾我们!”

何氏的脸色顿时一白,再说不出任何话来。

和县衙有关系的人,这,这他们怎么报复回去啊!被打得鼻青脸肿,却还想着找机会一定要报复的胡大富和胡海也傻眼了。

虽然师爷家的表亲什么的,要是秦霜碰见这样身份的人找麻烦,肯定二话不说用十倍百倍的手段反击回去,可作为没有任何背景后盾的小老百姓,这么一层身份却足够让他们忌惮,谁让他们在县衙没有一点人脉,哪怕只是小小的一个官差都不认识的?县衙里最厉害的就是县令大人,其次就是师爷,师爷家的亲戚,哪是他们惹得起的?

如果不想被收拾得更狠,他们就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什么报复不报复的,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才是保命的最好方式!否则,谁知道会不会莫名其妙再挨一顿打,谁又能保证下次再被人打的时候会不会直接被打死?

几个大汉该砸的都砸光了,该打的也打过泄了愤,警告的话一落下便拍拍屁股走得那叫一个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只留下胡家两个男人疼得在地上起不来,何氏也因为闪了腰被胡芸扶着也不敢乱动弹,胡雪更是早就被人打巴掌打懵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些听见歇了动静的街坊们才凑到胡家门口往里头张望,更有胆子大的走进来四下看,看见屋里东西都被砸得稀巴烂,连墙壁都被打出好几个大窟窿,吓得连连惊呼。

之前那大汉的嗓门很大,本来也没有隐瞒的意思,所以说的是师爷家的表亲的事儿,街坊们也听得一清二楚,他们也想不到,这胡雪勾搭人居然勾搭到师爷表妹的男人头上去了。

从这一点确实看得出胡雪有野心想攀上有背景的人,但也显然的,她并没有意识到在她攀上之前,同样的也可能惹怒了那些有背景的人,何况那个师爷表妹的男人真正厉害之处就是在他那个夫人身上,被那女人知道居然敢在外头鬼混,还不分分钟把小贱人连同小贱人的一家子给收拾一遍?

街坊们看着到处是窟窿,寒风吹进来把整个屋子都吹得拔凉拔凉,虽然觉得挺解气,认为是胡家自作自受,可再怎么说也是做了这么多年街坊的,看胡家落到这幅田地……现在还是冬天,虽说这两天没下雪,但温度依旧很低,房子被砸得没法住人,胡家人怎么住?他们也不是真的冷血,这时候让他们再往胡家人身上撒盐也确实有点张不了嘴,只能在心里感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如意庄的人找他们大姐儿说亲,给的条件多好啊,胡家人还不满足,这下好了,好好的一个家被折腾成现在这样,大姐儿出卖身体赚钱,二姐儿得罪了人毁了容,家也被毁了,啧啧。

等到胡大富和胡海勉强能站起来查看家里情况的时候,眼见家里破败的景象,也是又急又气,到最后,却又只能垂头丧气,满目凄楚,胡大富这个年纪还不到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一样,背都弯了起来,看着胡雪包裹在纱布里的脸肿得跟猪头一样,也再生不起半点心疼,只剩下满腔的愤怒。

被人毁容,家里被砸,被毒打一顿,这一切的一切,说到底还不都是因为胡雪专门挑有妇之夫招来的祸事吗!城里男人那么多,她为什么就偏偏要找那些家里有婆娘的!为什么偏要找个婆娘身份不得了的!这不是把他们家往死里逼吗!

还有之前没和刘家谈崩的时候,如果只是想让胡海进如意庄,没说还非要嫁给玄参大管家,说不定亲事还不至于吹掉,如意庄的大管家是什么身份,是什么女人都能随便嫁的?刘家人也不是玄参的爹娘,根本不可能替他做主,说不准就是因为这个要求,最后和刘家的亲事才没能成。

总之当发现胡雪一处遭人嫌的地方,又在没有其他发泄途径之时,胡大富便忍不住将之前那些帐也都算到了胡雪的头上去,反而觉得之前被迁怒的胡芸最为无辜,好好的亲事没成不说,还因为胡雪怂恿,也做了窑姐儿的勾当,胡雪毁了容以后,日后胡芸更是要一个人负担起整个家。

越想胡大富就觉得对不起胡芸,看胡雪的目光则越发厌恶难忍,气急败坏地冲过去,照着还晕着的胡雪的猪头脸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抽过去。

而何氏,胡海和胡芸看见了却没有一个人出声制止,胡大富埋怨,迁怒胡雪,他们又何尝不是呢?家被毁了,连被子都被扯坏了,今天晚上他们还不知道要住哪儿,怎么过都不知道,又不能找砸了他们东西的人闹事,总得给他们一个宣泄的口子吧?

看见胡大富打胡雪的街坊们都只能无奈摇头,要说胡雪遭人嫌是事实,但真正逼得胡雪这样的不还是贪心的胡大富和何氏吗,要不是他们对如意庄提起过分要求,到后来引发出这一连串的结果来,哪会有今天?真要怪也该怪他们自己,胡雪赚钱的时候也没见他们少拿,人毁容了没用处了又什么错都怪到胡雪头上去,只能说,这一家子,就没一个好东西,细数下来哪个都不无辜。

再有同情心的人,面对半点悔过之心都没有,只会互相埋怨迁怒的一家子,也提不起一点想帮忙的心思,看他们家一团糟,待了一会儿就各自散了。

胡家既然得罪了和县衙有关系的人,八成是没法继续在县城里继续待下去,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会不会又被人给穿小鞋?胡雪毁容了,可胡芸还在呢,万一那师爷家的亲戚担心他们家的丫头都那么贱,喜欢勾搭有妇之夫,担心胡芸也去勾她男人怎么办?

“所以,现在胡家人是已经离开县城了?”凤仙挑眉看向正逗着团团圆圆的秦霜和阿辰。

“不离开难道等着再有更多人把他们收拾得更惨吗?”秦霜白了凤仙一眼,哼道。

此时距离过年还有五天的时间,凤仙刚从盛城过来就听说了如意庄最近最为津津乐道的八卦消息,对胡家人的贪婪,以及后来一系列的后续发展是相当关注,他总觉得虽然听起来胡家的一切都是他们自己作出来的,但总感觉这里头肯定有秦霜和阿辰的手笔。

凤仙将这俩人仔细扫视了一遍,直看得阿辰面露不悦才咧起唇角笑着问道:“说说看,胡家这些事情里,哪些是你们动过手脚的?虽然胡家人的确很能作,但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么多的事吧?”哪有那么巧的!

前脚把如意庄给得罪了,后脚就遭了一堆报应,不说闹了个家破人亡,但也过得相当凄惨,说这里头没人动手脚,外头的人信,但他这个从没在这俩人手里占到多少便宜的人却一点都不信!

“你猜?”阿辰挑衅地斜眼看他。

凤仙也不介意,还真认真思索起来,“毁了胡雪容貌的那女人不会是你们找的吧?还有那个什么师爷家的表妹,也是?”

阿辰嗤道:“你可别乱往我们头上扣罪名,我们可没怂恿他们去干那些事,那是她们自己自愿做的。”

凤仙敏锐地听出这句话里隐含的某些意思,一针见血地说道:“但是他们会去找胡家人,确实是你们的手笔吧?”

秦霜把玩着团团软软白白的小手,微微一笑,“胡雪去勾搭有妇之夫毕竟不好,怎么也不能让他们的媳妇儿被蒙在鼓里不是?我们只是不想他们毫不知情,直到真被人撬了墙角才发现不对劲罢了,我们可是在做好事~”

凤仙:“……”是啊,可不是好事吗,对于那些男人出去偷腥的女子而言,能尽早发现,并且把胡雪给收拾了是好事,可对于胡雪,胡家而言,就是天大的坏事了!

阿辰道:“把自己男人的魂儿都给勾去了,是个女人都没法忍,那账房先生家的婆娘本就是个性格泼辣凶悍的,会对胡雪动手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会想到直接把胡雪的脸给毁了,啧啧啧,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

“嗯?你说什么,我好像没听清,最毒什么?”秦霜似笑非笑地拧住阿辰的耳朵,“你再说一遍?”

阿辰连忙陪笑道:“没有,口误,口误!是胡雪罪有应得,那女人虽然做法颇为极端,但也很解气,做得好!”他确实觉得做得漂亮,最毒妇人心嘛,不是还有句话叫无毒不丈夫嘛,所以男女都一样,人一旦狠起来,和性别还真没多大关系。

“哼。”秦霜只是稍微拧了一下阿辰的耳朵便松开了,凉凉道:“做的当然好,不把胡雪的脸给毁了,怎么永绝后患,不过要我说的话,除了把胡雪的脸给毁了,最重要的是也该让那个关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人不能人道!不然有一就有二,早晚还会有第二个胡雪,第三个,第四个。”

凤仙:“……”忽然觉得下面凉飕飕的。

阿辰更是严肃地举手起誓:“霜霜,我对你的心可是苍天可鉴,我这辈子肯定只有你一个,绝对不会多看其他女人一眼!”

“你倒是敢。”秦霜轻笑一声,“你要是敢对不起我,我不但让你下辈子不能人道,还要戳下你的眼睛,让你想看别的女人都看不了。”

阿辰:“……”

凤仙摸了摸鼻子,默默在心里附和了阿辰一句,你说得真没错,最毒妇人心啊!像秦霜这样了不得的女人可不能轻易招惹,一旦招惹了,那必须是保证能做到这辈子只看她一个人,否则,呵呵,不如趁早自我了断来的痛快。

“咳,好了,不说这个,你们只把胡雪的事情透露给那两个女人,其他方面没做什么吗?”凤仙问道。

秦霜和阿辰齐齐地看向他,阿辰一只手抓住秦霜的手,另一只手则抱着圆圆,道:“怎么可能只做了那么点,你以为,为什么之前胡芸那么巧跑出家门,正好就遇到了之前想调戏她的那几个地痞?”

凤仙额头一跳,“你们不会……”

阿辰没有正面回答,只继续说:“胡家虽说最近在城里被许多人当作茶余饭后的话题讨论,但真要说他们的消息传得那么快,若没有人推波助澜,怎么可能?”

凤仙沉默。

胡家的确是不停地在作死,总是冒出各种令人啼笑皆非,无言以对的想法,他们在家里说得每一句话,秦霜和阿辰都透过一直盯着胡家的地字组的人知道的一清二楚,他们也不需要正面地对胡家动什么手脚,只需要再后面推一把,胡家人就会自己无知无觉地撞上去。

就比如,他们虽然想办法让那几个地痞正好碰上了跑出胡家的胡芸,但他们逼着地痞去糟踏胡芸了吗?再比如,他们给那两个女子透露消息,他们让那两个人一个去毁胡雪容貌,一个去砸人家的房子了吗?那都是她们自己的决定,他们哪怕是一点暗示都没有做过。

但要说这些人做的一系列事情带来的结果,虽然意外也有,但让秦霜和阿辰都非常满意,也是毋庸置疑的。

把这些事情都理顺了以后,凤仙神色纠结地看着他们,感叹道:“你们倒真是睚眦必报,一点不放过招惹你们的人啊。”

胡家人虽然是想占如意庄的大便宜,但秦霜和阿辰也不是省油的灯,有他们保驾护航,刘家自然不可能吃亏,最多就是遇到这种极品人家情绪上比较糟心,严格说,如意庄没吃什么亏,可对比之下胡家都凄惨的多。

但真要说是他们做得太绝太狠?也不尽然,正如阿辰说的,他们只是推波助澜,并没有真正指使某个人去伤害胡家人,胡雪和胡芸去做那种事更是让他们也感到意外,如果不是胡家人自己作死,他们的推波助澜最多让胡家人名声坏掉,实际伤害也不会有什么,胡雪不见得会毁容,胡家不见得会被砸,人在,房子也在,欠点债务也不是说这辈子都还不清,最多也就是过不了一个好年,今年过得紧巴点,再就没什么了。

谁让胡家人这么能折腾呢?说他们是自作自受也真没错。

凤仙啧啧称奇道:“极品处处都有,可我怎么觉得你们如意庄似乎摊上的特别多啊。”

以前秦霜那些亲人,秦家人,还有差点和她成亲的那个陈家的,她亲娘的事情,还有个想害她的赵玲,这些他们回如意庄以后和他传信时也提起过,这回又有了个胡家,这接二连三的似乎就没消停的时候。

别说凤仙觉得纳闷,秦霜和阿辰其实也很郁卒,都怀疑他们这边的人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专门吸引这些个极品的人一个劲儿地往跟前凑。

好在以他们如今的实力,再极品的人,没有身份背景,就算有身份背景的,除非对方也有和秦霜身负的系统一样神奇的东西,否则还真不怕会给他们造成实际的损失,也不过就是给他们提供点并不可笑的乐子罢了。

胡家人在过年前给城里许多百姓增加了茶余饭后的话题,也算是有那么点用处了。

“胡家的事情你表哥他们一家不知道吧?”凤仙笃定地说道。

秦霜道:“他们和胡家已经没有关系,没必要特意提起,让他们继续为胡家人费神。”

“你表哥的亲事又没成,刘家肯定又有的愁,要不要我帮着寻摸寻摸合适的人选?”凤仙笑吟吟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