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初次交锋(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4700 字 1个月前

贵女们是想着用最完美的姿态告诉秦霜,有些人,不是她这样的民间女子能觊觎的。

殊不知,在秦霜眼里,她们这般严阵以待的姿态,说是为了给她下马威做准备,还不如说是类似在大户人家,即将见正室时为了不丢脸而拼命打扮自己的妾室一样,尽管她们其实根本连妾室都算不上,充其量不过是争抢着想当小三的货。

秦霜不明意味地勾了勾唇,装作什么都没发现似的,端着一副温和的神情前者团团圆圆走向了凉亭。

凉亭内大约有十二三人,每一个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隔老远瞅着都显得姹紫嫣红的很是娇艳,待真来到跟前,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区别只在于,有些人的精心打扮显得比较内敛,显出品味来,而有些人的,则有些过分夸张,美则美矣,却难免透露出几分俗气来。

这十二三人当中,坐在最衷心的位置,也是打扮在所有人当中最出挑的,一共有两个人,这数目刚好和秦霜之前了解的消息对上。

吕家大房二房的两位小姐。

这俩人也是秦霜能感觉到最浓烈的恶意,可从面上看,却又仿佛是对她露出最亲切平和神情的人。

大概是察觉到了这些人微笑下面隐藏的对她的敌意,走进亭子里以后,秦霜明显感觉到团团圆圆握着自己的手力道更重了一些。

秦霜安抚地回握了一下他们,才对众多打量着他们的贵女们微微点头,笑道:“没有打扰到诸位小姐吧?我儿子逛得有些累了,若是方便,可否让我在这里带他们稍作片刻休息一下?”

吴琴最先对秦霜露出看似善意的微笑,道:“当然没问题,这位姑娘请坐吧,令公子长得如此可爱,我们方才就一直再说,想近距离地看看这么可爱的孩子呢。”

“多谢这位小姐夸奖。”秦霜毫不谦虚地接下夸奖,对两个孩子道:“团团圆圆,快和几位阿姨们问好。”

阿、姨!?

众贵女们面上得体的笑容顿时僵了一下,有几个忍耐功夫不到家的更是将不快直接表现在了脸上。

居然让孩子叫他们阿姨!?

她们很想反驳说她们还没嫁人,当不起如此高的辈分,可转念一想,可不就是阿姨吗!她们和秦霜是同辈,不叫阿姨难道叫姐姐吗?听着倒是顺耳了,可却要比秦霜平白矮了一辈,秦霜饭到处要成了她们的‘长辈’了。

意识到自己只能咬牙忍下这个称呼后,众女的脸色都有些说不出地别扭古怪。

当团团圆圆真的大声喊‘阿姨们好’时,连吕翩然和吕婉盈的笑容都裂了一下。

秦霜才不管她们心情如何,她可是为她们着想才让团团圆圆这样叫的,要是叫姐姐,她们反应过来后肯定也得说她太有心机,一旦辈分比她低了,这些贵女们心里自然更会不平衡,说不定还会胡乱猜测说是她为了不想让她们凑到太子身边,才故意为之。

秦霜要是成她们的阿姨辈,同样和秦霜同辈的太子岂不是也成了他们的叔叔辈?虽说这辈分只是随口一叫当不得真,可着实让人心里不舒服啊!

当然,秦霜要的就是让她们不舒服!整个亭子里都是惦记着她男人的女人,她能让她们好过?

没一人给她们一脚就算是她给面子了。

问候也问候过了,不用她们招呼,秦霜自顾自地直接带着团团圆圆在空位上坐了下来,本来这皇宫又不是这些贵女的家,她想坐哪儿就坐哪儿,根本不用经过她们的同意。

吴琴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舒缓了一下情绪,才再次开口道:“敢问这位姑娘芳名?”

“这位小姐客气了,我叫秦霜。”秦霜还算礼貌地说道。

“原来是秦姑娘,你这两个孩子长得可真可爱,他们叫团团圆圆吗?”吴琴温和地看向瞪圆了眼睛好奇地看着她们的两个孩子,若这两个孩子不是秦霜的,她或许真恨不得把他们抱在怀里好好摸摸了。

“小名。”

“很好听的小名。”

吕婉盈温婉一笑,似不经意地说道:“两个孩子如此可爱,相比他们的爹爹样貌也非常出众吧。”

秦霜看了眼吕婉盈,煞有其事地点头,“他们的爹爹确实很出色,要不然我也不会嫁给他。”如果不出色,怎么会引起这些女人争先恐后地想给他当妾?

太子身份固然吸引人,但这也是因五年多前还没离宫的阿辰本身就表现出了极为出色的一面,让众位朝臣们都觉得皇上后继有人,日后有太子即位后玄天国定然还会越来越强盛。

虽然太子‘病’了这许久,但其本身的才华不会因为病了就丢失掉,所以这些小姐们才会无一例外地都盯着太子妃的位置。

要是阿辰的能力并不那么出色,就算他是太子,恐怕也不见得所有贵女们都想嫁给他,因为不够出色的太子未必最终一定能荣登大宝,到时候太子妃也就不见得能成为一国之母,趋利避害的朝臣们说不得就要盯上其他的潜力股。

秦霜说的是实话,不管阿辰忘没忘记他们,本身的能力都无法掩盖,但贵女们却只觉得她非常虚伪。

明明都已经入宫来想勾引太子了,还说什么已经死了的丈夫很出色,出色有何用?人一死,你还不是不甘寂寞地试图攀龙附凤?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高,的确无可厚非,但都有两个孩子了还有这种想法,就未免太没有责任心了点。提到她那已故的丈夫,她就不会有丝毫愧疚的心情吗?居然还能保持着微笑一副没事人的表情!

果然为了富贵荣华,已经把良心都扔了喂狗了吧?

众女的各种心思不断在心头掠过,但面上仍然一副温柔的目光望着两个孩子,还有人颇为体贴地给团团圆圆各倒了一杯茶水,推到他们面前,笑道:“我方才见你们在外面玩了好一会儿,外头日头不小,怕是渴了吧?喝点茶水解解渴吧。”

圆圆确实早就渴了,看面前递过来一个茶杯,眼睛一亮,冲那女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让那人不自觉地也笑得更愉快,却在听见圆圆大声说‘谢谢姨姨!’的时候,表情冻住。

又是姨姨!

那女子暗暗磨了磨牙,勉强对圆圆笑了笑,却再不说话,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手指用力地撕扯着衣摆。

团团什么话都没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因为是在炎热的夏季,这茶并不是热茶,而是凉茶,喝着颇为清凉,可以解暑,但对于小孩子而言,不管凉茶热茶都是茶,总避免不了一个‘苦’字。

俩孩子第一口茶入嘴,还没等咽呢,感觉到嘴里的苦味后毫不客气地‘噗’地一声,直接对着前面好几个女子坐的位置将茶水半点不浪费地吐了出来。

“啊!”

“我的裙子!”

数道惊呼声同时响起,几个被茶水喷了一脸一身的贵女们当即变了脸色,霍然起身,有个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更是忍无可忍地指着秦霜的鼻子恼道:“你是怎么教孩子的!你是不是故意让他们吐我们一身的!”

秦霜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茶水是你们给团团圆圆喝的,小孩子喝不惯带着苦味的茶水吐出来无可厚非,怎么能说是我让他们吐你一身的,话可不要乱说。”免得祸从口出。

团团圆圆而今可是皇孙,她们又算什么?两个小家伙愿意吐她们一身还是她们的福气呢!嗤。

“这位姑娘年纪也不小了,竟还和我的两个才刚过周岁没多久的儿子斤斤计较,是不是太没有肚量了一点?”秦霜挑眉扫了眼她们还沾着几片茶叶的裙子,轻笑道:“比起以大欺小地指责我儿子,我劝你们还是赶紧找个地方换一身衣裳比较好,不然,过后皇后娘娘过来见你们穿着如此不得体,留下个不好的印象,对你们入宫的目的怕是不利吧?”

“!”众女面色骤变,吕家二人和吴琴等人都重新审视了一遍秦霜,心底里对秦霜的警惕心更高了许多。

听秦霜这话里有话的意思,她分明是早就知道她们是什么人,来此是为了什么目的!所以说,她们这是还没能先给秦霜一个下马威,却反而被她摆了一道!?

亏她们看秦霜一副没什么脾气的样子,还真以为是个没什么脑子,异想天开的乡野女人,看来是她们小看她了!

这女人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降低她们的防备心!

既然如此,她们似乎也不必顾左右而言他说些没有用的废话了。

吕翩然微微眯了眯眼,见那几个被吐了一身茶渍的女子面色一阵青一阵白,一副随时要发作的样子,出言提醒道:“秦姑娘说得有道理,看你们这一身狼狈的模样,难道还准备以这身打扮给皇后娘娘请安不成?”

吕婉盈也道:“还是去换一身衣裳再回来吧。”

吕家人的话在众女心中还是颇具分量的,那些女人恨恨地瞪了眼神色淡定地给团团圆圆擦嘴的秦霜,又低头看看自己脏了的裙子,到底是怕真被皇后看见了留下不好的印象,跺跺脚转身匆匆离去。

御花园附近可没有能换衣裳的地方,她们还得加快速度,否则等她们换完衣裳回来万一皇后已经来过,错过了最好的表现机会才是真倒霉!

就这么一下子,凉亭里十几个女子就少了五个,只剩下七个人,秦霜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清新了许多。

这些官家小姐们身上都抹了不少胭脂水粉,她们是觉得香喷喷的,一靠近就香气扑鼻,但秦霜只觉得这种人工制作的香气简直是在虐待她和团团圆圆的鼻子,闻这些味道还不如闻周围的花香。

“娘,苦。”圆圆委屈地扁扁嘴,满脸嫌弃地将面前的茶杯往前推了推。

团团的动作更直接,伸出手从离他最近的点心盘子里拿了两块桂花糕,一块塞进自己嘴里掩盖苦味,另一块则塞到了圆圆嘴里,“不苦,甜的。”

圆圆被一整块桂花糕塞得腮帮子鼓鼓的,眨巴着眼睛看着团团,嘴里下意识地咀嚼起来,跟小仓鼠一样的吃相又平添了几分可爱,让秦霜看得差点没忍住把孩子抱起来狠狠亲上一口。

她儿子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吕翩然等人却是没心情再留意两个孩子可不可爱,发现秦霜并不如想象地那般好对付,明明是民间来的没什么背景的女子却敢和她们这些出身不俗的官家小姐对着干之后,也抖擞了精神严阵以待。

吴琴想了想,干脆单刀直入地问秦霜:“前日太子忽然昏迷,听闻是一位年轻的妇人救了太子,就是你吧?”

吴琴也干脆不叫秦姑娘了,儿子都生了俩了,还什么姑娘不姑娘的?明明就是个妇人!他自己没有自知之明,不觉得自己那不干净的身体配不上太子,但她们却可以随时提醒她,她和她们之间的差距!

“是我。”秦霜全当没听说吴琴话里隐含的恶意,一边帮团团圆圆拿点心,一边道:“我只是想法子先让太子醒过来,但太子的病却还没有痊愈,接下来还需要继续治疗半个月的时间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