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又挨顿揍(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4797 字 1个月前

秦霜满目错愕地看着说完后眼睛里隐隐露出期待和忐忑之色的阿辰,不确定地张口道:“你刚才,说什么?”

阿辰面上露出一丝可疑的红晕和尴尬,眼里掠过一抹懊恼后悔,却仍是咬咬牙,重复了一遍之前说过的话。

这下秦霜肯定自己确实没听错了,但是她的表情更木了。

憋了好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阴测测地问道:“……你脑子里有坑吧?”

阿辰一脸茫然地‘诶’了一声,显然是不明白秦霜这种新潮的说法。

秦霜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将几乎会爆发出来的火气咽回去,在心里默念‘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一边又在心里咆哮‘魔鬼你妹啊魔鬼!’,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对阿辰诡异的逻辑思维很是抚额。

因为是夫妻关系所以就该同房共寝吗?他难道不知道就算是夫妻也存在强X吗?她倒不是说认为阿辰会强迫她什么,只是比喻这么个意思。

她明白,要恢复太子身份和记忆的阿辰像从前那样讨好她,百般顺着她,情话不要钱似地随便说,无时无刻都能让她感觉到自己被人爱着显然不可能,这位太子爷显然是有着无法舍弃的,或者也可以说是短时间内还没办法适应的‘包袱’,和当初失忆后见多了三教九流,可以完全放下身段和寻常小老百姓一样率性而为的阿辰是不一样的。

如果他真能和以前的阿辰一样无所顾忌,她也不会总是对他摆冷脸了,现在和过去差别太大,她表示身为妻子,真的适应不来。

明明什么都不记得,却居然还敢提出同房的要求来,秦霜也真是被他气得没脾气了。他之前受伤不但把记忆撞没了,应该也把脑子装出问题来了吧?

秦霜黑着脸瞪着明显因她的低气压而显得越发局促的阿辰,咬牙切齿地说道:“你是不是还没挨够揍?”不想当贱狗了,想当熊猫?没问题啊!如果他真如此期待,她一定会满足他的需求的!

仿佛看出了秦霜眼睛里散发出的‘杀气’,阿辰反射性地捂住了眼睛,已经好了的眼窝处再次隐隐作痛,同时也明白了他母后果然是坑他的,说什么男人有时候就要死缠烂打,不要总顾着颜面无法拉下身段,只要他尽量委屈一点求着秦霜,她一时心软说不定就让他进屋了呢。

就算不能真的和她同床共枕,能进屋就是个很大的进步,今天进屋,明天就上那什么床了吗!这不挺循序渐进的吗!

皇后如果在这里一定会大喊冤枉,她教阿辰的是让他先想办法装可怜装委屈让秦霜放他进屋,然后再想办法留宿,态度表现得弱一点,别让秦霜以为他是想凭着太子身份压人,最后才为了让他鼓足勇气,说了句,你们本来就是夫妻,同房不是很正常吗。

其引申含义是告诉阿辰,你看你们是夫妻,你却连和她同房都做不到,怎么这么不争气啊!再不好好努力说不定哪天媳妇儿就跑了!

结果他倒好,光记住了一句他们是夫妻就该同房,而且是越想越觉得确实如此,然后到了秦霜面前还真就把这么一句话给说出来了,可不把秦霜再次惹毛了吗。

秦霜忍了忍,看着阿辰那双没了从前深情和温柔宠溺的双眼,越看越觉得刺眼,越看越觉得不爽,她不爽了能让阿辰爽吗?没等阿辰反应过来,她先一脚把房门关上从屋子里跳出来,在门口贴了个小东西隔音,免得吵到睡得正香的宝贝儿子,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背包里拿出几根袖里针往阿辰身上射去,先顶住他的身体让他没办法动弹,然后对着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他一顿惨无人道的胖揍!

“殿下——!”之前被阿辰支走的安福和其他宫女太监们听见动静过来就看见秦霜坐在阿辰身上,一双拳头毫不客气地如雨点般往阿辰身上各个既不会真的让他受什么难以治愈的内伤重伤,也不会留下痕迹的位置一顿揍,那股狠劲儿让人看了直以为她真要把人活活打死。

安福等人虽然不觉得秦霜真的会对太子不利,看着这触目惊心的一幕仍是心惊肉跳,大惊失色地冲上去就想拦着,结果合欢白术跟鬼一样忽然出现,挡在了他们面前,冷着脸不让他们靠近。

“你们快让开啊!殿下,夫人,你可快别打了!把殿下打坏了可怎么办啊,殿下,殿下!”安福急得眼睛都红了,秦霜却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一边揍一边在磨着牙骂:“我让你同房!我让你没事玩失忆!我让你没事招蜂引蝶!看我揍不死你的!”

别以为人还是那个人她就舍不得下手了,她能打一次就能打第二次!精神折磨在入宫前已经来过一次,但她也真不介意多来几次*折磨,身心一块儿惩罚一下才能稍微解一解她心头的郁气。

安福被合欢拦得寸步都不能往前冲,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太子殿下被准太子妃揍得坑都不吭一声,当然,他不会知道那是因为秦霜固定住他身体的同时也点了他的哑穴,她怕她听见痛呼声会一时心软下不去手,干脆直接让他装一会儿哑巴,先发泄一通再说!

安福急了半天忽然一拍脑门,也不骂合欢了,调头就冲出偏殿准备去找皇上救急。

这回合欢倒是没拦着他,白术那边没能成功突破重围的几个宫女太监见安福走了,也不怎么继续试图挣扎了,只是有些惨不忍睹地看向被揍的太子殿下,看着秦霜的目光却说不出地惊悚畏惧。

普天之下敢像秦霜这样无所顾忌地揍一国太子又不怕会被问罪的也是独一份了。

没多久,安福就回来了,不过他身后跟着的却不是皇上,而是皇上身边的总管太监,而这时秦霜已经发泄够了,从阿辰身上站起来,拍了拍揍得都红了的手,也不在意周围人怎么看她,从怀里套出一瓶药膏,往自己都快破了皮的指节上抹了抹。

揍得把自己手都差点揍破皮,可见这回她是真的下了狠手的。

“怎么?你是替皇上来找我问罪的?”秦霜故意问道。

总管太监连忙摇头,“怎么会,您多虑了,皇上说,这不够是您和殿下的一点……”小情趣三个字没好意思说出口,总管换了个词,“小矛盾,皇上不会干涉,只希望您看在情分上,留点手。”

秦霜认真地点头,“我留手了。”要是没留手,他们见到的早就是尸体了。

总管太监吞了吞口水,对这句话不置可否,只是目光扫向还躺在床上一声不吭,看上去似乎奄奄一息的太子,眼皮一跳,忐忑不安地问秦霜:“太子殿下他,没事吧?”

这可一点都看不出来哪里留手了,安福分明说她是用一副揍杀父仇人的态度下手的!

秦霜冷飕飕地看了他一眼,“死不了。”

总管太监大大地松了口气,还想张口问些什么,又听秦霜说道:“最多就是躺上三四天动弹不得罢了。”

总管:“……”

秦霜偏了偏头,轻轻一笑:“反正我给他治疗的时候也不用他动,与其让合欢白术在治疗过程中得按着他,现在这样多省事,就算治疗时我把他胳膊腿儿都卸了他也没力气反抗。”

总管悚然一惊,只觉得背脊凉飕飕的,皇上!太子妃好可怕!老奴快受不了了!

还是安福心疼自家主子,大着胆子道:“夫人,您看,奴才是不是可以将殿下带回去了?”揍得那么狠,身上肯定疼死了,赶紧带回去也好上药啊!他记得上回秦霜给的药膏还剩了一大半,被殿下小心地藏着呢,这回伤得重了,就算殿下舍不得,也得赶紧拿出来用用啊!

“做什么带回去?就让他在这儿躺着吧。”秦霜冷笑着扫了眼光看表面根本看不出一点伤口的阿辰的脸,她这个人还是很有原则的,打人不打脸嘛,把脸打残了还不是她吃亏?所以阿辰现在也就是表情很痛苦,但脸上却一个伤口都没有,都在身上呢。

准确说也不对,他现在浑身疼得快散架子,可真要是脱了衣服,保证一个伤口都看不见,就算是给他来个全身扫描,也不会发现有一根骨头断掉甚至只是裂开,秦霜打得每一拳可都控制着力道呢,真打坏了还不得靠他治?

“他不是想住我这里吗,院子里也算是偏殿的一部分,就让他这里好好‘休息’吧,院子里可比房间里凉快得多了。”

总管太监和安福顿时哭丧着脸,面面相觑,前者干巴巴地说道:“这样,不好吧?”在这冷冰冰的石板上睡一晚上?那身体还要不要了,本来就挨了一顿揍,明儿还不得浑身都僵了?

本来挨了揍就三四天不能动弹了,再这么睡一晚上,估计得七八天都下不来床了。

“放心,死不了人。”秦霜轻飘飘地说道:“真出了什么问题,我包治,肯定不会给你们太子爷留下任何身体上的毛病。”

皇上之所以没追求,也没亲自过来看看,也是因为他知道秦霜不会真的伤害太子,最多就是过过手瘾,揍疼了,但却不会把人揍坏了,揍坏了她就得守寡了,她才不会那么笨。

至于太子挨了揍以后会有多疼,那就不归皇上管了,毕竟,先忘了秦霜和团团圆圆的是他,不管是意外还是什么,这后果都得由他来扛,为了让秦霜日后能在对付赤血国时毫无保留地全心全意帮着玄天国——白天她和玄子霄的谈话内容已经由玄子霄告诉了皇上,所以皇上对秦霜的重视再一次提高到了一个新高度,就快突破天际了——阿辰就只能暂时忍着疼了。

不就是睡地板吗,以前也不是没睡过,地板地铺什么的差别也没太大。

在秦霜的眼神威胁之下,安福和其他宫女太监都不敢提出反对意见,关键是,皇上都没对她揍太子殿下表现出任何不满,这不明摆着是偏袒,纵着她的行为吗!外面都在传秦霜是靠着给太子殿下生了两位小皇孙才能留在宫里,说什么太子殿下的病需要她来治不过是为了不显得两位小皇孙的生母太无能什么的。

想到那些鱼唇的外人的胡言乱语,在场所有人都在心里不断吐槽,如果连这样都不算是得宠,反倒还是无能,不受重视,那他们真无法想象真正得宠是什么样了,是不是干脆干脆骑到皇上头上去?

这也是皇上一早就对太子东宫的所有宫女太监下了封口令,不准他们随便讲秦霜的事情泄漏出去,因此也只有在这里伺候的人才知道,外面以为的皇上皇后对秦霜的不喜根本没那回事儿,每回皇后见了秦霜那态度比面对大皇子妃时还要热情。

这并不是说大皇子妃就不讨皇后的喜欢,只是相对而言,皇后和大皇子妃之间的相处更像是普通的婆媳,互相也该尊重尊重,该敬爱敬爱,只是少了那么点亲近,亲切罢了,都是出身大家的吗,家教摆在那里,也不能指望她们能像寻常人家的女子一样亲亲热热地有说有笑。

把总管太监打发了以后,秦霜便对合欢和白术叮嘱了一句不准其他人随便靠近阿辰,然后还算有良心地进屋给阿辰拿了个薄毯子,保证不让他在外头睡一觉就染上风寒。

等明儿早上不是还得进行第二次治疗吗?正好到时候直接把人抬进屋里,也算是让他如愿了。

在皇后娘娘的支招下曾经设想过今晚能和秦霜增进增进感情,哪怕只是心平气和,气氛良好地说上几句贴心话的阿辰,很悲剧地不但没心想事成,还落了个连回他自己的寝殿睡觉的权利都被剥夺的可怜下场。

睡石板还是其次,硬就硬点,一晚上而已,他也不是忍不了,可关键是身上的伤比上次挨揍疼多了,胳膊腿,身上都疼得厉害,偏偏这回秦霜断然否定了让安福给他上药的念头,就让他顶着一身的疼痛睡觉,天晓得这种情况下怎么睡得着。

秦霜解决完是拍拍屁股回屋搂着香香软软的团团圆圆,毫无心理负担地睡得比平时还香,却苦了阿辰几乎一整晚都疼得五官扭曲,眼底青黑地一直撑到天亮。

作为奴才的安福和其他宫女太监们不能阻止秦霜惩罚阿辰,也不可能放着他一个人在院子里惨兮兮地被折腾他们去休息,只能一整晚守在周围,跟着挨罚。

不过比起阿辰来他们比较幸运,秦霜的目的只是收拾阿辰,却不会看着他们也跟着受罪,一大早睡舒服了起床后,看都没看一眼还被定着不能动弹的阿辰,却厨房做早餐时也帮这安福等宫人做了点加了药材的肉汤,喝一碗下去不但能消除疲惫,还能补充精力,对他们的身体也非常有益,算是对他们辛苦守了一晚上的补偿。

而阿辰,等秦霜吃饱了饭,也喂饱了团团圆圆,才勉为其难地让人把他抬进了屋,两个小家伙可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还挺奇怪爹爹怎么在外头睡,圆圆更是天真烂漫地问了一句‘爹爹又被罚打地铺了吗’,顿时让安福等人默默垂头,不忍直视地捂脸。

原来太子殿下回宫以前也经常被秦霜罚打地铺吗,难怪秦霜看上去‘业务’那么熟练,一点都不觉得心疼,估计早就习惯了啊!

难道这是俩人的情趣?

更坑爹还是团团圆圆都不知道阿辰被秦霜揍得浑身疼,还好奇地在他身上这会儿戳戳那儿戳戳,秦霜已经帮阿辰解开了之前用银针扎住的穴道,两个孩子无辜地往身上一戳,顿时受不住地发出一声闷哼,表情一瞬间扭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