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玄参现身(二更)(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2526 字 1个月前

“你们看不如这样,撞人的事情我们就不计较,你们打了我们的护卫,也是因我娘一时气急,我们也可以不计较,就这样小事化了,当没这回事,怎么样?”

“当没这回事?”秦霜神色冷淡,眼含轻蔑,“你还问我们怎么样?答案当然是——不、怎、么、样!”

“合着你们想拦下我儿子就拦下,还颠倒黑白想让我们给你赔礼道歉,等见势不妙了就又上下嘴皮子一碰就想息事宁人?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县令小姐咬紧下唇,一副强忍屈辱和委屈的模样,问道:“那你还想怎么样!”

秦霜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用一种仿佛要把县令小姐从里到外都看透的表情把她上下打量了一遍,直把对方看得心里发虚才嗤笑一声,道:“先不说我想怎么样,我看你的样子也根本不像是真的打算小事化了的模样。”

在她面前演戏,演技还这么差,当她是瞎的没看见县令小姐眼底里那根本没能完全隐藏住的阴狠目光?能露出这么怨毒眼神的人,会是真心想解决矛盾吗?分明是打算先忍过了这一茬,有了更强的底气以后再把帐翻倍地讨回来。

县令小姐目光闪烁了一下,那副心虚地不敢和秦霜对视的模样引来刘家人更加强烈的不满。

连刘朗都看不过去地骂道:“你要是真想息事宁人就不该说什么撞人的事情你们不计较,本来两个孩子就没撞到你们,真正撞人的是你们,要道歉的也是你们!”

秦霜也道:“没错,你若真有诚心,别的先不提,给我两个儿子先说对不起。”

“就是!”刘倩倩挽着文碧的胳膊哼道:“都多大的人了欺负两个那么小的孩子也真好意思,这家教也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道歉这种事还得人教?你爹娘没教过你?”说着,目光扫到一直被县令小姐死死按住,却仍然满脸不愤的夫人。

都被说到这份上,县令小姐也忍不下去了,周围的人看着他们的目光中仿佛都带着嘲讽,这般屈辱的情况她还是平生第一次遇见,心中对这一家人厌恶到了极点。

委屈的模样也几乎保持不下去,咬牙切齿地瞪着眼睛道:“你们不要太过分了!我爹可是良安县的县令!此事继续纠缠下去,对你们绝不会有好处的!”

这话里暗含的警告意味是个人都听得出来,可惜秦霜阿辰等一群人谁也没放在心上。

“是啊,良安县县令,你们家人从一开始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报过家门了,你不用再重复说一遍提醒我们。”不就是良安县县令吗,她已经非常清楚地记住了!

现在你老子还是县令,但明天,甚至是等一会儿还是不是,可就不一定了。

欺负人欺负到皇孙头上来了,不知道这位良安县县令大人知道以后会不会直接厥过去?他真是有一家拖的一手好后腿的猪队友!

不过估计也是他自作自受吧?若是没有县令大人的纵容,他们家人怎么会对这种套路如此熟悉?把人扣下,颠倒黑白,再派人想拿下他们,一连串套路做得别提多熟练了,显然是早就做熟手了的。

“你就直说,道歉不道歉,少说废话。”阿辰不耐烦地催促道。

“道什么歉!你们别妄想了!”县令夫人扯开小女儿的手怒斥:“我可是县令夫人!你们算什么,也敢让我们道歉!?简直可笑!你们别以为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你们就等死吧!我家老爷不会放过你们的!”

周围的百姓们又是一阵议论,许多人都不敢相信这县令夫人居然敢在朗朗乾坤之下如此目无王法地放狠话让人等死,这不明摆着就是事后要整这一家子吗!这也太不把律法放在眼里了吧?真以为县令就能为所欲为了吗?

外头这事儿都闹了好一会儿了,如意庄的人肯定有人收到消息,随时都会出来调停,到时候事情再往上头传,比如传到知府大人耳朵里,不,可能根本都不用往知府大人那儿传,凭如意庄的背景和名声,有人在他们地头欺负人肯定也不会袖手旁观。

只要这一家子能得到如意庄的庇护,最后还不一定完蛋的是谁呢!

若只是稍微有点嚣张,百姓们碍于官民有别自是不敢多话,但这县令家的亲眷们太过分了,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要是所有的县令都这般欺压百姓,他们还有好日子活了吗?还不得被这群人给逼死!?

“到底是谁等死还不一定呢。”阿辰沉声道。

“你说什么!?”县令夫人怒瞪阿辰,却在对上他那双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样冷冽冰寒的幽幽目光后浑身僵住,背脊凉风徐徐,喉咙口也仿佛被人扼住一样,有种喘不上来气的错觉。

“既然不想道歉就给我闭嘴!再敢多说一句,我不保证你那张贱嘴还能继续留着。”阿辰冷冷说道。

县令夫人额头渗出点点冷汗,明明不想被这区区贱民压制,却愣是一点反抗的力气都使不出来,身体也不听控制地一直颤抖着。

县令小姐此时也看出这一家子不太好惹,倒不是说身份背景,而是脾气,根本不管他们是不是官戚,就是不愿意吃亏和他们对着干,完全不顾及后果!也是他们这回出门带的人太少,才让对方占了上风,若是将她爹身边的其他几个人都带上,哪里还能让这几个贱民耍威风,该丢人的,该被逼着道歉的就该是他们!

县令小姐看了眼自己的兄长,这蠢货还沉浸在之前那两个护卫被毒打的场面中无法自拔,跌坐在地上没有回神,根本靠不住!

其实此时县令小姐已经有些后悔之前不该没事把那两个孩子拦下了,又不是什么大事,马上两句让人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就得了,早把人放走了她们也不用面对这种被人当猴看的窘境了!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这么丢人现眼,只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狼狈之姿。

没错,她只后悔让自己陷入难堪当中,依旧不觉得多对不起那两个孩子,这就是死不悔改,不做死就不会死的典型范例。

对这种人,秦霜和阿辰又何必客气?

不给他们一个正身难忘的教训,以后还不知道得霍霍多少人!

“你们究竟想怎么样!”县令小姐怒红了脸。

“很简单。”秦霜轻描淡写地抛出一句让所有人震惊的话:“既然你们不愿意道歉,就让你们的父亲/丈夫亲自过来向我们道歉好了。”

“你说什么——!?”夫人小姐异口同声道。

“让我爹来给你们道歉!?”县令小姐的脸上分明写着‘你们脑子没病吧!’这几个大字。

秦霜一行人在心里呵呵两声,真正脑子有病的也不知道是谁,明明是来参加相亲宴的,还非要在人家大门口挑事儿,你确定你们不是上赶着过来为了让玄参烦死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