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白术身世(1 / 2)

田园乞丐婆 凤狱如歌 4706 字 1个月前

她用的是最便宜的药,也只是相对商城里其他珍贵的药而言。

要是把这些药拿出去卖,能带给他们的利润其实也不见得就会比云良国会给他们的报酬少。

何况,这三种药丸当中,补充生机的药并不是非要不可的,只是没了它,单纯只解绝命草的药性的话,被夺去了太多生机的太子可能会活不长,指不定死得比他父皇还早。

从这方面来考虑,秦霜已经算得上是半卖半送了,不但救了命,还帮着续了命,够慷慨了!

别忘了,她还说过太子要是出了事,还会保云良呢!便是顺利救了人,不用履行这个承诺,经此一事,云良和玄天的关系也会更加紧密,日后双方都能得到不少好处。

由此看来,她到底尽心没尽心,全看个人怎么想,她自己是全然问心无愧的。

云良太子的治疗顺利进行着,并没有出任何闪失,云良帝每日忙碌朝政之余都会特意过来看看情况,明显得看出太子的气色在日益转好,且身体也逐渐不再痛苦得连昏迷都没法好好昏迷后,一年来的愁苦也顿时一扫而空。

虽然治疗并没有结束,却已然相信玄天的太子妃定然能将太子治好,开始具体地考虑起该予以他们怎样的酬劳。

金银之物虽然俗气,但肯定不能少,只是,他也知道玄天国的太子太子妃名下私产极多,其国内更传身价富可敌国,他便是送些金银物,也只能算是锦上添花,对他们的用处实不算大。

要给予报酬还得从他们的喜好入手。

为此,云良帝特意找来四皇子,仔细地询问了一番对方在玄天国打听或了解到的玄天太子太子妃的喜好。

四皇子在玄天的经历,早在回来第一天便已经汇报过,只是当时没重点去说秦霜俩人的喜好,这回仔细回忆了一下,着重说了说当时二人接受了许多大小国家送予的宅邸,达成了和各国之间的商业合作等。

当然还少不了要说一说来云良的路上二人用两支五百年人参和他换了许多珍贵药材的事情。

云良帝也想起了刚来那天秦霜写下的那许多药材名,大致心里有了个底,又陆续地准备了不少东西。

诸如在他们云良的几座繁华城市,也包括都城在内的地方给他们分别准备一两处地段不错环境也优的宅邸,又备了十家同样地段好的各地的商铺,连同商铺开门做生意所需的各种凭证都准备齐,日后若是秦霜和阿辰想将生意扩展过来,直接装修招人就能随时开张!

再有云良的各种珍贵药材只要是宫里有存货的,藏宝阁内的药材也拿出了共两成,也从宫外让人送来了许多。

云良国内的其他珍贵的奢侈品也同样准备许多。

这些还都只是私人的,秦霜和阿辰身为玄天国的太子太子妃,亲自过来给他们云良太子医治,若没有玄天国皇帝的同意肯定也不成,所以对玄天国,他也要有所表示,准备与玄天国世代交好,永不交战的声明,或是和朝中重要官员们商议该如何给玄天国卖好,割让一些利益。

大臣们大多不知道他们太子出了事,无缘无故地要给玄天国在国内的商贸来往打开绿灯,肯定会有所怀疑,云良帝用的名义是为了日后能让玄天国也给他们在肥料合作方面有一些优惠,更也是为了玄天国手里握有的毫不夸张地说,足以想灭掉云良便能灭掉的武器。

和玄天的关系好了,自然也不必担心哪一天玄天国会和他们交恶,打他们什么主意,甚至以后要是别的哪个强国意图对云良不利,他们还能将让所有国家都忌惮的玄天当作帮手拉拢过来,到时候等同于他们没弄来那些武器,却仍然能仰仗着武器之威名震慑列国。

大臣们这才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反而集思广益地积极提供着各项对玄天国的优惠政策,在不知不觉中,明明两国是处于平等状态,却隐隐开始有了那么点将玄天国托得更高的迹象,只是他们自身暂时还没发现这一点。

等他们这边能准备得都准备好,若是秦霜和阿辰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届时再让他们提,进行调整或再增加些酬劳都无妨。

可以说这次云良帝确实是下了血本要谢谢秦霜和阿辰。

另外,也是还有点私心。

人生在世,谁能保证一个人一辈子都不生病?这次是太子出事了,万一下次又有哪个不可或缺的人病了呢?比如云良帝自己的身体出现问题呢?

若是能和秦霜阿辰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日后便是再有所求了,他们也才不会推辞,便是不会亲自前来,也会派身边那两位据说也同样医术极为不凡的人过来帮个忙。

……

不知不觉中,秦霜一行人已经在云良国待了大半个月,太子的治疗已然进入尾声,这段时间里,秦霜和阿辰陆续地也见到了云良的另外七位皇子,其中有两个是在四皇子后头赶回来的,也带来了几个从外面找来的名医,却在得知已经找到能解毒的大夫而做了无用功,另外还有一人则是还在外面未归,被皇上传信说了具体情况后才快马加鞭赶回来的。

这些人并不都清楚秦霜和阿辰的身份,只听说是玄天国的人,又亲眼见过一次恢复了不少气色的太子,才对他们信服,将心放到了肚子里,顺便以他们私人的名义给了秦霜他们不少酬谢之物。

金银,珠宝首饰,绫罗绸缎,稀罕玩物,名贵药材,送什么的都有,秦霜一律照单全收,为了不让人说她是白拿人家东西,也主动地拿出了不少同样珍贵的药材。

人参不可能人手一个地送,手笔大得夸张了,但其他药材她也不是没有,直接整理成一个药材礼包,再拿出些在厉城那边的深山里打到的许多鞣制过的狼皮,豹皮,虎皮等送出去,可将这些皇子们乐得合不拢嘴,

送出去的东西大多都没花什么钱,兽皮兽牙都是山上打来的,珍贵药材都是用复制功能复制出来的,换来的那许多的宝贝基本都跟白来的一样,收获算得上相当丰厚。

也是在那一次见面时,秦霜和阿辰特意在谈到太子相关话题时留意了一下这些皇子们的言行举止,互相间的交流当然也有主意,最后发现,这些皇子们之间也不是没有竞争的,互看不顺眼的也不在少数。

这种不顺眼并不是为了争夺太子之位,除非他们也能让自己练就一身百毒不侵的身体,否则他们压根就连竞争的资格都拿不到,不对付也纯粹就是个性不合,或以前有些私人过节。

对待太子的事情上,算上四皇子在内的八个人都还算一致,看不出有哪个有隐晦的心思,觉得太子死了就能换个人做太子。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云良国皇室的风气如此?这些人对毒术方面的兴趣非常浓厚,知道秦霜身边的合欢白术和他们年纪相仿或只相差不两岁,却能帮着太子解毒,都争先恐后地表示希望能和俩人交流经验,看着不像皇子,倒是更像是医痴,毒痴之类的。

云良国的毒术能接合医术用与治疗,还不只是少数一部分毒草能利用,是大多数带毒的药材类都能拿来正常使用,在医学方面确实有值得学习的地方,秦霜也没反对,直接让合欢和白术在研究太子身体……的毒以外的空余时间里,和诸位皇子们交流交流,对方想学点什么,不用特意隐藏,除非是西医方面不好拿出来的东西。

相应的,云良的皇子们会的东西,也尽量全学为己用,别亏了自己。

将应付众皇子的事情教给他们后,秦霜便拉着阿辰专心严究云良送来的许多毒草毒虫,也顺便出宫逛一逛云良帝提前给他们的那一部分酬劳,都城范围内的宅邸和商铺。

此外,少不了地还要看看云良都城的风貌,游览一番,再买点当地特产准备带回去做礼物。

难得来了一趟,总不能给人治好了身体就什么都不看不买就空手而归吧?

云良帝是给他们准备了不少东西,但那又和他们自己亲自逛街买来的感觉完全不同,享受的就是这个亲自给人挑礼物的过程和心意!

不只是他们,艾叶和修灭在确定了在宫里基本没用的上他们的地方后也是整天往外头跑,不只是将云良都城逛了个遍,还将临近都城的周围几个城镇中比较有名的地方也转了一圈,俨然是将此行当作是出来游玩了。

又了十来天,到了秦霜和云良帝约好的一月期限,云良帝和另外几个皇子们早早地就来到太子东宫。

从大约七天前左右,太子东宫的寝宫内便不再允许除了秦霜一行外的任何人入内,包括原本在里面给他们送些茶水点心的老太监。

当时据老太监所言,太子的身体看上去已经和寻常人没什么两样,只是暂时还不曾苏醒,按照秦霜的说法就是,在身体没彻底康复之前,太子会本能地继续昏睡着修复自身,补充精力,直到身体无碍后,方会转醒。

这是人体的一种本能行为。

云良帝是不懂这些东西,他只知道太子有救了,可偏偏关键时刻秦霜他们又不让他或其他任何人进去看望了!弄得至今也不知道太子究竟醒没醒,等在寝宫之外时也难言急躁地在院内来回走动。

其他皇子们的心情也没比他镇定到哪里去,尽管年纪都不算小,最小的九皇子而今都已经有十五岁,但不断往寝宫半敞的门里伸脖子的动作还是泄露了他们不平静的思绪。

忽然,有耳尖的皇子动了动耳朵,惊叫一声道:“脚步声!他们出来了!”

话刚说完,所有在院内等候着的人,不论皇帝皇子还是众多宫女太监们,都齐刷刷地向那房门口看了过去。

很快,众人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挺拔的身姿,熟悉的俊朗面容,还有那丝毫不见半点病容或憔悴感的脸色,唇角一抹畅快的笑容,都让他们第一时间认出了人来。

“皇儿!”

“太子殿下!”

“皇兄!”

此起彼伏的激动的喊声传出,以云良帝为首,其他皇子们一涌而上,将走出门的太子团团围住。

“太子皇兄!你可算是醒了!身体如何了?”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皇兄,你可把我们吓死了!”

“皇兄昏迷许久不曾进食,饿不饿?让人快些给你准备些吃食吧。”

众皇子难得顾不上平日里的皇子形象地七嘴八舌地说着关切的话,有些是真心关心太子,有些是知道太子身份无法动摇,便是没有感情也要表明立场,总之,至少所有人的态度都很一致,对于刚醒过来的太子,这般热切的问候总归是让他倍感欣慰。

只有最该激动的云良帝,比起他的这些儿子们,情绪掌控能力要强得多,哪怕看见昏迷了一年多的太子醒过来,也只是一直定定地看着他,用力按着他的肩膀,反复地说着:“好!好!”好似除了这个字,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表达他的关切一般。

等他们说的差不多安静下来,太子才开口道:“这一年多来,劳父皇和诸位皇弟们为我担心了!你们放心,我的身体已经大好,再不会出任何问题了!”

昏迷一年多,太子并不是完全的人事不知,大多时候,外界发生了什么事,他都能感受得到,能听得见。

许许多多来来去去的大夫们的无能为力,无数次他的父皇因太医们的无能而雷霆震怒,抓着他的手不断述说着一定会治好他,希望他能继续坚持下去的期盼,他坚信,若不是他始终记得外界还有许多人需要他,他可能都没办法坚持到等到能救他的人。

他们并不清楚,绝命草虽然说是少则只能让生物或一年,多则三年,但这个三年其实是按照未来世界的人或其他动物,变异动物的平均身体素质计算而出。

这个世界的人的身体素质肯定比不上服用过进化药剂的未来人类,寻常情况下,服食了绝命草的人,最多也就能活一年撑死了,想撑过三年根本不可能!他能在已经昏迷一年之久以后还能保留住半年的寿命,除了曾经给他救治的大夫们有一定功劳,其他就全靠他自身的意志力支撑了。

由此可以看得出,云良太子在心性方面还是相当出类拔萃,胜过许多寻常人的。

云良帝问了太子他时何时醒来,太子言道:“七天前我就醒了,只是玄天太子妃殿下说我还需要静养,不能见风,才不曾出面。”

云良帝理解地点点头,只要他的身体能复原,多等上几天也没什么。

倒是其他不知道秦霜和阿辰身份的几个皇子惊愕地看着太子,呐呐道:“太子皇兄,你说……谁?”

“玄天太子妃,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指的是……”此番来到云良的玄天一行当中似乎只有一位女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