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大结局(1 / 2)

婚礼的宾客中,宗家几兄弟姐妹除了还在关押受审的宗茂之外,其余悉数到场。

因为宗茂的事,这几兄弟姐妹这段日子以来都十分安分,董事会上再不敢多言半句之外,平时更是连宗家都不敢回。

他们是怕,自己一不小心做错了什么,会被宗晢送进去吃牢饭。

毕竟,他们全都是心里有鬼的人,宗茂的下场,时刻都在提醒他们,若不小心惹了宗晢,宗茂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宗晢对现在这样的亲疏关系挺满意的,不刻意亲近,但也没有彻底断绝关系,彼此,就这样心照不宣地共处下去。

至于袁烨父系那边的亲戚,袁烨一个没请。

反正,全B城上下,该知道的都知道,袁烨与袁家闹翻了,他虽是外孙,但宗家待他从来就像是宗姓子孙一般,所以,大家对他自然是毕恭毕敬的,没人会在他面前提袁家一个字惹他不痛快。

而且,最近B城传得沸沸扬扬,宗氏会新创一个子公司,全面向生物药物方向发展,而这个子公司的话事人及最大持股人,据说就是袁烨。

因而,谁也不会愿意为了袁家而去得罪袁烨和宗家。

婚礼选在海边的度假村举行,盛大而隆重却又不失浪漫。

当袁烨与叶音交换戒指时,宗晢抓起白芍的手,凑到她耳边低语。

“小芍,什么时候,我才能给你这样一个梦幻又庄重的婚礼?”

白芍对他笑了笑,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胸#前,紧贴着。

“在我心里,你早已经给了!”

婚礼,只是一个仪式。

但宗晢,却在每一天都让白芍活在幸福而美满的婚姻里,比起这个梦幻的仪式,白芍更在意的,是据在手里真实的幸福。

宗晢瞧瞧她隆起的肚子,“等小宝宝出生,我就去结扎,然后,婚礼定在圣诞节,好吗?”

白芍觉得好笑,“为什么你要去结扎?”

宗晢勾起唇睇着她,“我不去,你什么时候才能有时间和我举行婚礼啊?”

白芍“咳咳”咳了两声,决定,还是少问为妙。

婚礼结束之后,袁烨便和叶音飞往国外度蜜月。

蜜月回来,烨音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法人,是袁烨。

自此,袁烨除了医生和研究所的老板,又多一个头衔,而他,渐渐和宗晢一样忙得脚不沾地。

叶音亦和袁烨差不多,除了研究所的工作,她还兼任烨音生物工程的总师一职,所有产品从研发到投产,都由她作总监管。

如此,俩人原本已经做好准备要孩子,亦因为工作的事而一推再推。

时间过得飞快,六一儿童节,白小鹭的学校放一天假。

宗晢夫妇和袁烨夫妇自行放了一天假,一家大小准备和白小鹭出门庆祝。

原本还有几天才到预产期的白芍,突然捂着肚子说痛得厉害,一家老少手忙脚乱把人送去医院,不到半小时,医生便出来报喜。

“恭喜宗总,是位白白胖胖的小公子。”

作为家里年纪最大的老奶奶,又一次喜极而泣。

“真好,我的乖孙终于儿女双全了!”

她认为,自己这漫长的人生,离完满已经无限接近了。

而除了刚出生的小宝宝之外,作为宗家年纪最小的成员白小鹭,也开心得手舞足蹈。

“啦啦,我有弟弟了!爹地,这份儿童节礼物真棒!”

过了规定的观察时间,医生把小家伙抱出来走廊让大家先看几眼。

小家伙的脸红红的,头发又黑又茂密,黑漆漆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好奇地看着围观他的每一个家人。

这个,脸满是皱纹满头花白的抖着手摸摸他的脸,“小宝宝,我是曾奶奶……”

那个,漂亮又可爱梳着俩牛角辫子的小姐姐,奶声奶气地告诉他,“小宝,我是姐姐白小鹭,我跟妈咪姓所以姓白,你呢,跟爹地姓宗,但我们,是最亲姐弟哦……”

然后,一个帅气而眼眶红红的男人把他轻轻抱到了怀里,温暖怀抱,熟悉的心跳声在他手臂侧呯呯跳动,“宝宝,我是爹地,谢谢你、也欢迎你的到来!”

小家伙在好几个怀抱里转了一圈,每个人的嗓音,都是熟悉而温暖的嗓音,他虽然还很小很小,而他,还不懂用言语去回应他们,只懂舔舔小拳头眨眨眼睛向这些人表达友好,但他知道,这些人,全是爱他的家人!

以后,等他慢慢长大,他也会,像他们爱他一样,爱着他们。

……

因为是顺产,白芍和小公子在医院里只待了四天,便办了出院手续回家坐月子。

自从宝宝出生之后,宗晢一周只回公司两三个上午或下午,其余时间,都在家里办公或陪白芍及宝宝,所以,公司大小事务,基本就交由江奇处理。

江奇对此全无怨言,当然,他也是有条件的。

因为,李萱也怀上了,所以,他提前跟宗晢和白芍打了招呼,到时,他要和产妇一样,休半年产假。

宗晢和白芍想都没想就提前批了他的产假,毕竟,他和李萱备孕了这么久,总算,有了个美好的结果。

白芍生完孩子之后,身材并没怎么走样,作为老公的宗晢,对她身材胖不胖并没多在意,在意的,是她的健康。

白芍让宗晢给她请个美体塑形师,宗晢开始是不同意的,后来听说这个不仅能塑造健美体型,对身体也大有益处,这才配合着请了一个资深的美体塑形师回来。

白芍每天等宝宝睡了、白小鹭上学才有时间去练塑形瑜珈,而宗晢,则在这段时间抓紧处理公务。

就这样,曾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宗大Boss,就此暂时扔下公司全心全意在家里当奶爸。

一开始,白芍还担心他这菜鸟爹地啥都不会,让她意外的是,自打宝宝在医院的育婴箱里抱出来那一刻里,换尿片和喂奶的工作,基本,全让宗晢给包了。

而且,他完全没有菜鸟爹地初上岗那种慌乱和无措,宝宝一哭,懂得先摸摸他嘴角看他是不是饿了,宝宝伸出舌#头来舔,他便去冲奶粉,冲的时候,也懂得用温水。若确认宝宝不是饿了,就看看尿片是不是湿了,要是真湿了,就有条不紊地给小宝宝换上干爽的尿布,全程专业又利落,看得白芍这个二次当妈的人目瞪口呆。

后来,白芍才知道,原来,从四月份开始,宗大Boss就请了个月嫂,每周两到三天到公司教他一些照顾小婴儿和产妇的常识。

所以,宝宝出生之后,大部分时间,都是他亲自照料白芍和宝宝,范姨和关泳媚这两个奶奶,反倒成了副手,只是帮忙打打下手。

从医院回到家里,这种情况稍有改善,因为,宗晢始终是宗氏的大Boss,就算江奇再尽职尽责,他每天也得抽点时间去处理公务。

但只要他忙完公事,白芍或是宝宝,不论之前是谁在照顾,基本,都会被要求交回到他手上。

袁烨这当表伯父的,有一次就是这样,刚刚抱起宝宝逗得开心,宗晢忙完回来,便要把儿子要回去。

袁烨瞧不得他这紧张劲,儿子是还了,嘴上却还是忍不住调侃他。

“看你这模样,怕是小芍和小路子都没这小家伙重要!”

宗晢并不承认,“怎么可能?小芍永远第一位!”

袁烨调侃归调侃,但其实是知道的,在宗晢心里,小家伙和白小鹭,确实都不如白芍重要。

或者说,这两种爱之间,其实是不能作比较的。

宗晢对白小鹭和小家伙,是父亲对孩子的一种照顾和养育的爱,等他们长大了,翅膀硬了,宗晢的视线,就不会再像现在这般胶着在他们身上。

但和白芍,那是相濡以沫的爱。

俩人,是要相互扶持着共赴白首的感情。

这些,如果在一年前跟袁烨说,他大概是不会懂的,但自从和叶音结婚之后,宗晢曾经为爱而出现种种反常的狂热,在他身上也陆续出现,所以,宗晢如今的心情,他隐约也能懂一些。

“说起来,小宝宝到底要叫什么,你们想好了吗?”

袁烨也是服了宗晢和白芍,这宝宝出生都半个月了,全家上下抱着他还只是宝宝、宝宝地叫。

“还没想好呢!”

宗晢这当爹的,倒是不急。

“一个名字而已,有这么难吗?”袁烨就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