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院回到家,独自坐着客厅里,钱淑涵想了很久。
    直到客厅里的阳光变成橘红色,最后彻底暗下来,她才拄着拐杖站起来,来到客房,将方季同留下的衣物、配饰、书籍等个人物品,全都打包。
    整个过程,她都没有让保姆或是护工帮忙,全都有自己亲自办理。
    保姆只是略带担忧的帮忙递来纸箱,或是帮忙把装满的纸箱搬到客厅里。
    方季同留下来的东西很多,再加上这段时间他经常过来“探望”钱淑涵。来的时候,发现什么短缺或是用的不趁手了,便会再添一些。
    当时没觉得什么,但现在统一收拾起来,才发现,这间房子里,属于方季同的物品居然有好几大箱子。
    望着客厅堆着的一个个大纸箱,钱淑涵只觉得荒唐:这还是所谓的“朋友”?呵呵,就是同居的男女,也未必有这么多的东西吧。
    所以说,异性之间,根本就没有纯粹的友谊。
    而方季同所说的“离了婚,还可以做朋友”更是一句骗人的鬼话。
    离了婚,哪怕是和平分手,也不要牵扯太多。
    所有打着“我们还是朋友”旗号,而对另一方进行纠缠的人,定是存着不好的居心。
    尤其是在对方已经重新组建了家庭的情况下。
    而这个所谓的“朋友”行径,就跟那些出轨的贱人拿着“爱情”当借口一般无二。
    钱淑涵作为婚姻的受害者,她无比唾弃小三。
    而现在,她险些又成了别人婚姻的第三者。
    当然,她是为了报仇,她就是想让秦雅洁亲身体会一下自己曾经受过的苦。
    仇、她已经报了。
    而有些事,也该做个了断!
    “季同,这段时间谢谢你一直帮我,我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爸和我妈也准备从老家回来了,他们会好好照顾我!”
    晚上,方季同像往常一样,满脸疲惫的来到这边,准备和钱淑涵一起吃饭,并在饭后再对着钱淑涵倾诉一下心情垃圾。
    然而,他刚进门,就看到了客厅里堆放着的纸箱。
    他虽然有些诧异,却没有把这些纸箱跟自己画上等号。
    他正准备随口问一句呢,耳边却响起了钱淑涵的话。
    方季同一愣,嗯?淑涵这话听着不太对啊?她、她这是什么意思?
    方季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钱淑涵下一句话就是要赶人。
    果然,不等他继续往下想,钱淑涵就又开口了,“你的东西,我都帮你收拾好了,待会儿你让人拉走吧。”
    方季同吞咽了一口吐沫,有些干涩的说道,“不是,淑涵,你、你——”要赶我走?
    后头的话,方季同还是没能说出来。
    怎么会这样?
    淑涵不是最爱他的吗?
    而且这段时间,他们相处得也非常好。
    尤其是亲眼看到秦雅洁的真面目之后,方季同又是气恼又是后悔。
    气恼自己居然那么傻,被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儿耍的团团转。
    他更是后悔自己不该轻易跟淑涵离婚。
    相较于秦雅洁的心机深沉、阴狠毒辣,淑涵就善良、贤惠得太多了。
    他们还是青梅竹马、还是彼此的初恋,更有着十年的夫妻感情……其实,就算秦雅洁没有崩人设,方季同也有些后悔。
    当然了,那时的他,倒是没有想着跟秦雅洁离婚,而是维持现状:家里有独立能干、懂事善良的小娇妻,外面还有一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红颜知己。
    不能说他左拥右抱,他只是想让身体和心灵都有寄托的地方!
    流产的事,则加剧了方季同的后悔。
    他甚至开始去想,直接和秦雅洁离婚,然后跟淑涵复婚!
    有了秦雅洁的例子,方季同是真的怕了,不想再找什么爱情、新鲜感,还是知根知底、且爱他至深的前妻更靠谱。
    只是,还不等方季同把心里的想法告诉钱淑涵,钱淑涵就给了他这样一个“惊喜”!
    方季同简直不敢相信,他、他也无法接受。
    “季同,咱们已经离婚了,而你也已经再婚。你再留在我这儿不合适!”
    钱淑涵能够理解方季同的“震惊”,毕竟她一直以来的表现,都是爱惨了方季同,为了他,什么自尊,什么父母,什么性命,统统都不要了。
    这样一个痴心不改的女人,只要方季同稍稍释放一点善意,她就会感激涕零,就会飞蛾扑火。
    她又怎么会驱逐他?
    钱淑涵:……
    那是过去的她,现在的她,真的醒悟了,也不准备在委屈自己、更不想让自己成为最厌恶的人。
    “不、不是,淑涵,你、你说什么?”
    “季同,这些东西你都搬走吧,以后,你也别来找我了。医美工作室的事,我很感谢你,剩下的工作我会自己去做,你、还是忙自己的事业吧。”
    钱淑涵淡淡的说道,“如果你还有空闲,那就多陪陪家人。不管是咱、哦不,是叔叔婶婶,还是秦雅洁,他们都比我需要你!”
    钱淑涵打定主意要跟方季同划清界限,自然也不会再叫方家父母为爸妈。
    有些事,还是避讳些比较好。
    方季同听到这里,总算确定,自己果然没有听错,而钱淑涵也确实想跟自己划清界限。
    可、可这是为什么啊?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等等,之前?
    方季同猛然想起,钱淑涵上午刚去医院探望了秦雅洁。
    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