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头说了,女主是穿越女,所以她写给杨二公子的那些情信,都是抄的历史上那些大诗人大词人的诗词,仗着这是个架空世界,有些诗人词人这个世界没有,便抄上了,毕竟要是让她自己写的话,她根本写不出来情诗啊。
    这样的大诗人大词人,是几千年无数诗人词人中出名的,写的东西自然是极好极好,让人一看就欣赏不已的——这也是她将东西给了杨二公子,杨二公子并未全部扔掉的原因,因为有些诗词真的是太好了,杨二公子舍不得扔。
    只是她没法说梅妃是抄袭别人的,毕竟说了,她怎么解释自己知道这事呢?
    于是当下只能附和着方二夫人笑了笑。
    很快这事就在宫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事在原身世界应该是没发生过的,原因也很简单,还是出在安然身上。
    在原身世界,原身替承恩伯爵府分担了一些嘲讽,剩下那些嘲讽,承恩伯爵府还能承受得住,所以便没将这些东西放出来。
    但这个世界,安然没被人嘲讽,承恩伯爵府被嘲笑的太多了,他们受不了了,于是便做了这样的事。
    因在原身世界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所以安然也很好奇这事会在宫中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虽然安然觉得,依梅妃的女主光环,应该没事,但她现在虽得宠,只怕皇帝还不像后来那样深爱她,这样一来,只怕还是会给她带去点小小麻烦的。
    要是像后来那样深爱她,连皇后都让她做,安然那是一点也不担心的。
    安然料的不错,这事给梅妃的确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却说梅家听到了京中这个流言,觉得这流言可怕,女儿得赶紧重视起来,于是赶紧进宫跟梅妃说了,梅妃一听就知道这事不好,于是赶紧想应对的办法。
    但宫中其他妃嫔也听说了这事,早就嫉恨她得宠的妃嫔们哪愿意放过这样一个大好的把柄,很快这事就被有心人捅到了皇帝跟前,速度之快,甚至就是梅妃知道这事的前后脚。
    这也很正常,这种事,就是要兵贵神速,要是慢了,让梅妃想到了应对办法,那不是要没用了吗?
    而就像杨二奶奶所料的那样,皇帝知道这事后,果然吃醋了,脸色很不好。
    皇帝吃醋,却没找梅妃要解释,只开始冷落梅妃,不再翻她的牌子,而是去其他妃嫔那儿。
    宫中这个动静,让一直关注着宫中形势发展的杨二奶奶自然知道了,听说皇帝冷落梅妃,梅妃疑似失宠了,杨二奶奶不由高兴极了,觉得自己这一手可算是做对了,当下杨二奶奶,还有杨家其他人,便跟人快活地议论起梅妃失宠的事来。
    你不是混的好,派人嘲笑我们么,现在如何,倒霉了吧?——杨家上下就是这样想的。
    他们却没想过,像安然想的那样,皇帝固然吃醋了,一时冷落梅妃,却更厌恶杨二公子,想着梅氏都没给自己写过那样的情诗,杨二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能得到那么多言词华美的情诗?
    越想越酸的皇帝,很快就找了承恩伯爵府个不是,派人去承恩伯爵府申斥了一顿,还罚了承恩伯爵府半年的俸禄。
    虽然承恩伯爵府并不靠那点俸禄过活,但皇帝亲自派人申斥他们,还是让承恩伯爵府上下受了好大一顿惊吓。
    他们是先太后娘家,当年也曾封过承恩公府,但随着先太后薨了,然后老国公、杨老太爷过世了,杨大老爷代降继承了伯爵府,他们的日子就一天比一天差了。
    杨大老爷的祖父,跟当今圣上的祖母是兄妹,论起来,他还是这一代皇帝的表哥,但,隔了那么多代,只是远房表哥,没多少香火情了,所以,承恩伯爵府被皇帝骂,才会那样害怕,毕竟他们知道,他们跟皇室没多少香火情了,皇帝要真不高兴,夺了他们的爵位,都是有可能的。
    而杨家,子弟并不上进,这些年在科举上没有进益,所以也没人在朝中做什么高官,不用担心爵位没了,他们就靠着这个爵位,在京中上层圈子混混呢,要是爵位没了,那岂不是要落到社会底层了?那自然不是他们想看到的,所以自然害怕。
    他们一开始还不知道为什么被骂,毕竟皇帝骂他们的那点事,不过是小事,无缘无故为了件小事骂他们,也太奇怪了,这不应该啊。
    直到他们塞了不少钱给皇帝身边的首领太监,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别怪他们塞很多钱给首领太监,毕竟不问清楚皇帝为什么恼了他们家,他们不安心啊,生怕以后还会被骂,所以肯定是要问清楚的——首领太监看在钱的份上,倒是说了实话,说皇帝是因为梅妃给杨二公子写情诗的事心里不快活,杨家这才明白,自己犯了个什么样的错误。
    他们以为,将梅妃当年为自家儿子做的事透露出去,会让皇帝厌恶梅妃,到时梅妃失了宠,就不会再有人笑话自家眼光不好了。
    没想到,皇帝的确厌恶梅妃了,但,他们家也让皇帝不快了。
    想到这儿,承恩伯爵府的人再不敢在外面跟人讨论这事,看梅妃的笑话了,相反,要是有人跟他们提这事,他们还要制止,生怕皇帝再一次不高兴,又找他们的麻烦。
    皇帝对承恩伯爵府这样,让京中关于这个的讨论很快就终止了,毕竟消息灵通的人家,可是明白皇帝为什么骂承恩伯爵府,既然如此,谁还会傻到继续到处说这个事,让皇帝听到,到时也恼了自家呢?
    风声止了,梅家很快就发现了,并想办法打听到了原因,然后怕宫里的梅妃不知道这事,还在那儿焦虑外面的流言,便马上进宫将这个情况跟梅妃说了。
    梅妃其他方面能力不行,但在洞察男人心思这方面还是有一套的,要不然也不会在宫中得宠了,当下就明白,皇帝这应该还是在意自己的,毕竟,要是不喜欢自己,不在意自己,根本不会这样生气,跑去训斥承恩伯爵府,只用当这事不存在,以后也不再找自己就行了啊。